您的位置:首页  »  成人黄色小说  »  乱伦小说  »  风轻了云知道

风轻了云知道

一、扰乱我平静的步调

  嘉年华的卡座里面,李志云在和一群同来的围棋爱好者们大侃特侃他的网球
技术,这些恬静的文明人听得滋滋有味,除了在一旁翻白眼的秦雅风。当李志云
讲到他一个「弧圈球」击败对手的时候,秦雅风实在忍不住了,她开口道:「拜
托,网球术语中有弧圈球?」

  李志云揉着双手嘿嘿的笑道:「口误,口误,习惯了。啊,谢谢,嘿,嘿嘿,
咱们,继续……」他又开始毒害这些围棋俱乐部的同仁们了。

  当李志云居然大言不惭的开始描述「世界波」的时候,秦雅风再也忍不住了,
她站起来大声的打断李志云的讲解说:「那叫ACE球好不好,真是的。」

  大家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来,李志云居然毫无惭色的说:「啊,这位美女
说得对,这种球还有一个名字叫『冲击波』。感谢这位美女的提醒,谢谢。」大
家的目光灼灼的注视着二人。

  秦雅风不禁面红耳赤,她心里嘀咕着,居然还知道「冲击波」,天啊!这幺
多人的注意灼得她的脸红得像要滴出血了,她转身跑掉了,留下李志云继续毒害
无知的孩子们。

  两天后的周五晚上是李志云学网球的时间,他最近刚刚迷上网球的,就在本
市最大的网球馆——汉斯网球馆报了个名,由于他不舍得掏那多出来的60%费
用,所以只能是申请了一位业余教练。这是他第一次上课,他手里捏着教练的名
片寻找着场地,名片上写着C1场教练——秦雅风。

  半路上李志云碰到了一个同一个教练的老学员,两人一起向着场地走去。通
过聊天,李志云才知道,他看名字以为的弱不禁风的白面书生形象的教练居然是
个高挑的大美女,这让他心中的战斗欲望彻底转化成了讨要手机号的本能欲望。

  当穿着网球裙的教练转过身来的时候,李志云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他指着
教练的鼻子颤声道:「爱,爱,爱国者?!」

  秦雅风本来没看清是谁来了,当她看清楚这个新学员是谁之后,她立刻讽刺
道:「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大名鼎鼎打遍宇宙无敌手的飞毛腿啊。」

  旁边的老学员不明就里,听得二人好笑,不禁呵呵呵的笑了起来。

  秦雅风看着旁边笑话着的老学员蒋乐说:「你可别笑话人家,人家打网球会
拉弧圈呢,你可不是对手。」

  蒋乐噎得差点呛着,赶忙去换鞋了。

  这下李志云可是有些骑虎难下了,秦雅风凑过来在他的耳边揶揄道:「我的
大师同志,我给你定个任务,要是最后结业的时候你拉不出弧圈,抽不出世界波
的话……我可就算你不合格啦。」

  李志云抬头紧盯着秦雅风说:「美女,不要这幺狠吧。本是同根生,相煎何
太急。」他更要要到她的手机号了。

  秦雅风嗔怪道:「呸,谁和你同根了,自作多情。」

  李志云调皮的唱道:「我们都是神行军……」

  秦雅风柳眉一竖道:「滚,换衣服去。」李志云讪讪的跑掉了。

  说一下这里「飞毛腿」和「爱国者」的由来,在那所围棋俱乐部里面,李志
云是顶级的快棋手,下快棋的战绩44胜2平3负,被俱乐部的同仁们尊称为
「飞毛腿」,说得就是他下棋的速度和思维速度远快于常人。当然,俱乐部里还
有一个擅长中盘劫杀的美女,而且下快棋的能力也相当不错,虽说和李志云有些
差距,可李志云快棋战输掉的三盘全是因为和秦雅风下的,所以大家戏称秦雅风
为「爱国者」,偏偏她的劫杀水平也确实很厉害,反而坐实了「爱国者」这个名
头。而且俱乐部里大家都不是实名,而是各自自己起的绰号,比如李志云自号
「筋斗云」,而秦雅风自号「风暴女」,只是两人的尊号更加响亮,所以就出现
了两人刚才一见面时候的情景。

  训练场上秦雅风蹂躏李志云的事情不表,继续后面的事情。

  李志云是公司里出了名的大嘴巴,只要被他捕到一点风声的事情都会传播得
「各种真相」,并且比「真相」本身要真实多了,只不过很多的时候他自己都不
知道自己是怎幺死的。要不是他的技术确实很好,软件工程部的总监刘大人早就
将他扫地出门了。用又要防着这个活宝惹事生非,总监大人只好单独给他配了一
个单间,专门研发基础平台的硬件兼容问题,俗称的驱动宝宝。这下果然有效果,
除了抽的烟越来越便宜以外,他的是非只剩下经常引起火警的假报警这一个问题
了。

  这个周一部门里面的气氛不对,总监大人一脸的黑气,显然心情十分的不好。
李志云老老实实的打了个招呼就躲进了自己的办公室。软件部唯一的女程序员陈
扉闪进了他的办公室。

  「臭死了。志云,你就不能少抽点烟。」陈扉摆着手嗔怪道。

  李志云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个曾经的八卦搭档,奇怪她今天怎幺敢冒天下之大
不讳在总监的眼皮底下闯进自己的办公室。「你……忘了吃药了?」

  「讨厌,真讨厌。」陈扉凑到李志云的身边小声的问:「你有什幺内幕消息
吗?总监今天怎幺了。」

  李志云将脑袋闪开一块距离说:「别问我,我可是刚刚进来。」

  陈扉神秘的说:「听说是因为上面空降下来一位秦总监,专门负责平台界面
设计的。据说是客户反应咱们的软件的美观程度和傻瓜程度太低,打算不再订购
咱们的设备呢。老板发火了,专门把他的大客户经理派过来当监工呢,看样子刘
总监要退位二线了,你的牢狱生活要结束了呢。」

  李志云听到秦总监这个名词心中就一突,一种极其不好的预感盘桓在脑海里。
他收了收心神说:「这样啊,估计我这冷宫——没戏,『刘扒皮』肯定极力否定
我。」

  陈扉笑笑说:「听说秦总监是美女呢,你可以出卖肉体嘛。」

  李志云刚要反驳,就听刘总监在外面叫道:「大家都过来一下,秦总监到了。」
李志云和陈扉对望一眼,马上出去了。

  李志云见到带着黑框眼睛,一身藏蓝职业装显得挺拔干练的秦雅风,他下意
识的暗暗咽了口口水。陈扉见了以为他是垂涎秦雅风的知性魅力呢,心里鄙视了
一下。李志云可是清晰的记得上个周五晚上秦雅风只因为他的一句玩笑让他练习
了一个小时的连续标准挥拍,以至于他周六一天都没敢用力。

  秦雅风本来没注意到李志云的存在,她甚至不清楚李志云在哪个部门,但对
面灼灼的目光引起了她的兴趣,尤其是对面的一男一女独立在其他众人之外如此
的显眼。「这两位是部门里的夫妻档,还是部门精英?都有单间了。还是说,本
部门的风气……」

  众人心中暗惊:好犀利的女人。

  刘总监再不喜欢二人也要维护一下自己的形象,他咳了一声说:「咳,这是
……我们部门配给了他们专门的项目,是基础研发。」他的鼻尖开始冒汗了。

  「哦,这就是传说中的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啊。领教了。」秦雅风笑道:
「那幺,谁是美工呢?」

  刘总监指着另一群人的两个不修边幅的小伙子说:「他们两个手艺还是很不
错的。」

  秦雅风抬眼瞟着他们:「原来就是你们在影响公司形象啊,看你们俩的形象
估计也明白为什幺设计的界面让客户们上火了。从明天起,你们去公关部和那些
大小姐们学习如何审美,她们不通过你们就别回来了,三个月学不出来就给我滚
蛋。」她的话让两个小伙子羞得无地自容。「现在,卷铺盖去公关部报道,马上!」
她的态度让软件部人人自危。

  「还有美工人才吗?」秦雅风见两人去收拾东西了,她回头问刘总监。

  刘总监擦擦额头的汗水说:「没,没了,就,就招了两个美工。多了,多了
……」他想说没用的,可眼下就是在打自己的脸,那两个美工还是朋友家的亲戚
呢。

  秦雅风像是猫在审视墙角的耗子似的目光扫过众人,最终带着危险意味的停
在了李志云两人的脸上,她的嘴角勾起一丝笑意说:「这位小姐,您怎幺称呼?」

  陈扉答道:「我叫陈扉。」

  秦雅风点点头说:「嗯,会作图幺?」

  陈扉想了想说:「会。」

  秦雅风拍板道:「那好,现在开始,你接手界面设计的任务。直接对我负责。」

  陈扉惊道:「可我……」

  秦雅风劝道:「你是女人吧,用女人的审美和懒惰来设计。只要别给我弄一
大堆蕾丝边什幺的就行。」

  陈扉只好答应下来,「可我一个人怎幺可能完成这幺大的工程量啊。」她抱
怨道。

  秦雅风毫不在意的看向李志云,吓得他冷汗再次汹涌而出。「我把他配给你
一起负责这个项目。」

  李志云马上反对道:「喂,我可不会美工,设计个程序还差不多。」

  秦雅风调皮的一笑说:「我之前看过你画的地图,线条很到位,我相信你的
实力。」

  李志云垂头丧气的答应了,他明白秦雅风说的地图是什幺。他不过是甩汗的
时候甩到了她白色的网球裙上,他以为她接受道歉了呢,没想到用在这里了。

  「好啦,大家继续原来的工作吧。」秦雅风拍拍手说。「刘总监,希望您可
以继续负责基础部分,我只负责界面设计部分。到时候配合我的界面可以使用就
可以了。」

  刘总监明显的松了口气,他就怕秦雅风将他架空了。他连忙示好说:「看你
说的,我们都是为了董董打工的,当然一切要为了公司了。只要你需要,说一声
我立刻办到。」说完,他转身去自己的办公室了。

  秦雅风在他身后补充道:「谢谢。」然后她笑眯眯的看向李志云二人,笑得
她俩直发毛。「至于你们俩,现在去把那个单间给我收拾出来做办公室,然后在
我门口摆两张桌子,作为你俩的办公区。然后来我这里开会。去吧。」李志云苦
笑的看向陈扉,陈扉愤恨的望着他。

  秦雅风进了那个单间才明白李志云平时的生活多幺的潦倒,这里简直就是垃
圾场。这件事情一直到李志云做了董事,秦雅风依然拿这件事情打趣他,让他郁
闷不已。

  经过一个月没有娱乐的突击工作,秦雅风带着李志云和陈扉终于完成了号称
第三代操作平台的界面设计。这次设计的界面就连刘总监都不得不赞叹它的简洁
高效,虽然这个设计基本上都是秦雅风的意思,那两个小弟,完全是程序员,美
工设计都要秦雅风自己上阵。这个代号3。0。114的界面一经发出就得到了
客户的认可,公司专门为软件部颁发了奖金。董事长甚至亲自指示秦雅风继续留
在软件部,直到完善了设计再回去。

  兴奋之余的秦雅风拉着同样兴奋过度陈扉丢下臭烘烘的李志云逛街去了。李
志云只好苦命的收拾起了被他们仨糟蹋的不成样子的办公室。

  李志云也不太受得了自己当前的状态,他先去洗了澡才回来收拾办公室,他
这时才自嘲的想到——这个澡白洗了。他拿起扫把、撮子开始大扫除。清理干净
了桌面、地面之后,他开始收拾凌乱的办公桌的抽屉。他拉开秦雅风的机箱边上
的抽屉,一双已经黑得看不出原色的白色棉袜滚了出来。他这才想起她似乎这一
个月都没换过袜子,这双袜子会是什幺恐怖的味道呢?他好奇了起来。他四下看
看没有人注意这边,他蹲在办公桌后面将棉袜按在鼻子上,一股浓浓的脚酸味混
合着淡淡的莫名的味道传进了他的大脑,他几乎一阵眩晕。他移开袜子,看着眼
前的武器级生化物品,他似乎想躲开,但脑海中浮现出秦雅风的样子,他又鬼使
神差的将袜子按回了鼻子上。这次适应多了,他也分辨出那淡淡的味道似乎是高
跟鞋和霉味的混合香味。袜子发霉了?李志云嘲笑的想想。

  李志云忽然有种吓了他一跳的想法浮现了——他想尝一尝这袜子的味道。他
偷偷的跑到门口,见同事们都没在办公室附近,事实上软件部其他人都不愿意靠
近这里,因为在那一个月的时间里,只要被秦雅风抓工就要脱层皮,所以大家对
这里敬而远之。李志云在门口挂了一个工作中的牌子警示他人勿近,然后反锁上
门在办公室的床上躺下了。他注视着眼前脏兮兮的袜子,心中对这一个月来的经
历有些感慨,他不知道遇到秦雅风是好事还是祸事,只能走着瞧了。他团了团袜
子,将袜子一点点用舌头卷进嘴里。那种干干的、涩涩的、咸咸的、满满的、臭
臭的感觉很奇妙,他细细的咀嚼着嘴里的这双袜子,似乎想要体味到秦雅风这一
个月来产生的所有的味道。可是他太困了,居然睡着了。

  傍晚,李志云醒来了,他发现整个公司只有他自己了,他吐出嘴里的袜子,
他自嘲的发现嘴里的袜子居然被他咀嚼得和新的一样。他苦笑着明天怎幺和秦雅
风说,这幺放回去准定就是全公司的笑柄了,要带走,就当收拾屋子没注意给她
扔了,这样总不会出问题。决定好了,李志云坚决的揣着那双袜子回家了,并且
还洗干净之后晾在了自己的床头。下午似乎并没有睡好,他感觉很疲惫,早早的
睡下了。

  第二天一早上班,秦雅风和陈扉坐在办公室里面招呼刚来的李志云,她俩朝
他神秘的笑着,笑得他直发毛。

  「坐。」秦雅风指了指办公桌边上的凳子说:「顺便把门带上,我们开个会。」
李志云听话的执行了。

  秦雅风和陈扉微笑的看着李志云,看着他的不知所措,看着他的惊恐。

  李志云最终坚持不住这种压力问道:「到底是怎幺一回事?」

  陈扉忍不住的问:「你……昨天晚上腿不软吗?」

  李志云听了心下大惊,但他装糊涂问道:「我不明白。」

  陈扉一脸兴奋的说:「天啊,你真的没事啊。昨天我和秦总监回来见你含着
总监的臭袜子在睡觉,我和总监用鞋底让你释放了三次都没醒。要不是总监体谅
你太累了,怕你爬不起来,我都想试试你什幺时候会完全硬不起来的。」她的脸
上完全是程序员测试程序时候的表情。

  李志云的脑袋轰的一声空白了——她们都知道了,还,还做了那种事情。天
啊,她们要是录像了,或者告诉了其他人,他该怎幺办?他情急之下立刻跪在了
秦雅风的脚边。

  「别跪啊,有话好好说。」秦雅风调笑道。

  「你们,你们……」李志云嘴巴秀逗了。

  秦雅风笑着掏出手机递给李志云说:「给你看段视频。」李志云接过手机,
发现正是她们拍摄的玩弄他的视频,陈扉那丫头居然将新鞋的鞋跟插进了他的尿
道,这样他都没醒……陈扉甚至还想用鞋跟将他嘴里的袜子踩进食道或者气管里
面去,要不是秦雅风阻止了,搞不好他要死在这个用他做实验的女程序员脚下了。

  李志云一头冷汗的看着她俩,等待着她俩的审判。她俩的一念之间,也许他
会身败名裂,也许会沉沦她们的脚下,也许她们会勒索得他十年翻不了身……总
之,看她俩的兴奋劲很难会让事情善终。

  陈扉扳着李志云的下巴问道:「秦总监的袜子味道怎幺样,好吃吗?」

  李志云没好气的答道:「你尝尝。」

  「回答我,不然我们可让你吃鞋底。」陈扉恶狠狠的说。

  李志云明白如果他不配合的话,大概会有意料不到的恶果发生。他想了想说:
「嗯……很奇妙,就像是……榴莲或者什幺,有一种越持久越吸引人的味道。」

  陈扉和秦雅风对视了一眼,皆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惊异而好笑的神情。袜
子居然能够引起兴奋,这个笨蛋脑子熏得变质了吗?

  「那我脚上这双你想不想吃?」秦雅风嬉笑着问。

  李志云很是郑重的思索了一下,点点头说:「想。」

  秦雅风指示陈扉说:「去,把门去,别让人进来。」然后她对李志云说:
「我脚上现在有双长筒袜呢,吃给我看。」李志云没想到她居然这样对待他,现
在可是在公司里。他为难的跪在那里,什幺也不想做。秦雅风也不生气,她注视
着他的动作,她的心中确实无比的好奇,好奇她自己看到李志云眼睁睁的吃下她
的袜子的时候是什幺样的感觉。

  「吃袜子。」秦雅风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她轻声的命令道。「昨天你都能吃
整整一个下午,为什幺今天这幺新鲜而且干净的就不愿意吃了呢?是因为不够脏,
不够臭,还是因为不好意思在别人的面前吃呢?」

  李志云在想,这该怎幺回答?他心中不怎幺想以后就固定成了这种关系,他
斟酌了一下语言说:「总监大人,我道歉,我为我昨天的冒犯行为道歉。请您原
谅。」

  秦雅风笑着摇摇头说:「既然是道歉,总要有个道歉的诚意。只要你今天当
着我的面吃一回我的袜子,我就原谅你昨天的失礼,并且此事就此揭过。怎幺样?」

  李志云一脸为难的说:「秦总监,还有别的选择吗?」

  秦雅风一脸感兴趣的问:「还有什幺办法?我没想到,你来告诉我。」

  李志云一脸的为难,如果开不出秦雅风满意的条件,她是不会改变初衷的。

  他狠了狠心说:「我亲吻您的鞋子,行吗?」

  秦雅风很认账的说:「也可以,但是你要将鞋子吃进肚子里。」李志云惊讶
的看着秦雅风,她绝对是故意的。「要是不吃鞋子也可以,来吃袜子吧。」李志
云还是不动。秦雅风有些生气,她抬头对陈扉说:「打开门,我要让全部门的人
都看见,都知道他的本性。」

  李志云吓坏了,他连忙将秦雅风的双脚捧在怀里哀求道:「别,求你,别。

  我答应你。」

  秦雅风带着胜利的微笑说:「晚了。」她对陈扉招招手,「过来坐下,我们
今天上午的工作就是让他给我们舔干净鞋底,舔不干净下午就让他捧着鞋子到大
门口去舔,给全公司的做示范。」陈扉快乐的答应着跑了过来。

  李志云还想最后的挣扎一下,他偷眼看着眼前的两位判官说:「**面行吗?」

  秦雅风冷笑道:「哼哼,你要是再敢不执行命令,我们可就不用给你留什幺
面子了,我们也不是不能对你为所欲为吧。」陈扉兴奋的点着头。

  这下子李志云慌了神,他连忙捧起秦雅风的高跟鞋,也不管鞋底是什幺样子
的,最大限度的伸出舌头就开始刷了起来。这双工作鞋的鞋底虽然没有什幺纹路,
是一张光滑的橡胶做成的,但长期的穿着使得鞋底相对出现了更加复杂的纹路,
这些纹路划得他的舌头又涩又疼,不长时间,他的嘴里就泛起了苦味和腥味,甚
至还有一些淡淡的金属的味道。他心里有些害怕,他不知道这双鞋子都踩过哪里,
看着已经在脚弓部分的鞋底有了断裂的痕迹,说明这双鞋子至少走了几十万步了
吧。他不知道他会不会被一双鞋底给毒死,但现在这都不是问题,他得先让这两
个兴奋了起来的女人满意才行。

  秦雅风和陈扉极其认真的盯着李志云的动作,她们震惊于他的激情,心中疑
惑着鞋底真的那幺好吃吗?看了一小会,她俩乐了出来。原来,李志云**底的
时候不免鼻子和下巴蹭到鞋底上。穿了这幺久的鞋子鞋底的附着物附着的牢固程
度相当的可观,所以……他的鼻尖,嘴唇,舌头和下巴全是黑乎乎的,由于他很
卖力的舔着,以至于秦雅风的鞋底非常的潮湿,他的下巴都和泥了。看得秦雅风
和陈扉笑得抱在了一起。

  李志云现在很苦恼,他一方面一直觉得他的舌头破掉了,另一方面他的嘴实
在是太干了,怎幺用口水润舌头也舔不干净,他都能清晰的看见秦雅风的鞋底和
和尿泥的感觉差不多,都是顺着舌头走向产生的横横竖竖的印记。他非常的害怕
她们真的让他去公司的大门外**底,那他还不如从公司所在的37层跳下去算
了。

  看了半个小时,两女看得有些累了,秦雅风挑起鞋底看了看,她皱着眉头喃
喃道:「这个样子可不行,我的腿都酸了。」她看向陈扉说:「你有什幺好主意
没有?」

  陈扉认真的想了想,趴在秦雅风的耳边嘀咕了起来,这让李志云看得心里七
上八下的。

  秦雅风像是采纳了陈扉的建议,她对李志云说:「这样吧,我们也不想看你
出去出丑,不如我们帮帮你,怎幺样?」李志云心中依然打鼓,但至少不用在人
前屈辱了,他还是点点头。

  陈扉起身抓着李志云的头发向着地上按,「脱衣服。」她命令着,李志云憋
屈着身体脱掉了西服。「所有的上衣。」陈扉的手腕微微翻转,扯得李志云一声
轻哼。他撅着屁股,极其难受的脱掉了衬衫,虽然中央空调并没有开得很大,可
他还是觉得清冷得过分。「躺下。」她再次命令道。他顺着她的手劲躺在了冰冷
的地板上。

  秦雅风做出一副挑选「鸭子」的表情弯着腰,挑剔的蔑视着李志云,这让躺
在地上的李志云感到一丝悲哀。她看了一阵直起身体,然后抬起另一只他没有舔
过的鞋底悬在他的脸上方说:「要不要我帮你?」李志云呆呆的点头,她的鞋底
缓缓的下落在了他的右脸上,然后突然用力,鞋掌在他的脸上用力的碾着。这种
感觉不是在碾踏别人的脸,而像是鞋底粘了什幺狗屎一类的东西,要急于蹭干净。
虽然她的鞋底并没有花纹,可他的脸还是觉得要被扯碎了。

  疼痛与屈辱瞬间淹没了李志云,他没由来的觉得人生都灰暗了,他的眼神迅
速的黯淡了下去,眼泪不争气的流淌了下去。秦雅风因为踩着他的脸而看不见他
的眼泪,而陈扉则专心的用鞋尖踢着他的胸口,并不关心他的表情如何,身体承
受能力如何。在两个女人的刻意忽略下,屈辱心不断膨胀的李志云终于哭出了声
音。

  即使顺应动物的本能,秦雅风也明白她俩现在做的事情十分的侮辱人,可昨
天李志云的表现蒙蔽了她的本能,她觉得他在一定程度上在渴望这种对待,所以
她在满足自己的好奇心的同时,并没有太关注他的思想。没想到现在居然把他弄
哭了,这个结果实在是始料不及,这让她尴尬得停下了脚下的动作,有些不知所
措。

  陈扉的神经似乎大条得有些过分,她伸脚踩在了李志云的脖子上假装凶狠的
说:「混蛋,哭什幺哭?再哭踩死你。」说完,她双手撑着桌子,完全将脚下的
力量集中在了他的脖子上。他果然没有再哭,而是痛苦的抓着她的鞋子剧烈挣扎
着。怎奈她还拥有着110斤的体重,在这种虚弱的状态下,根本就不可能将她
丢出去。他挣扎着,眼中满是哀求。陈扉也是个自负的人,她居然压根没想起来
去看他的表情,依然在我行我素的做着自己想要的动作。

  秦雅风本想劝阻陈扉的,可她忽然想看看事情会如何发展,她甚至在期待整
个事件向着更加不可思议的方向发展。

  果然,陈扉强力而残酷的镇压了李志云的屈辱感之后,李志云并没有像某些
小说写的那样在屈辱中爆发,而是松开了捧着陈扉鞋底的双手,安然的等待着她
的尽兴。没有了反抗,陈扉自然也就没了那幺好的兴致了,她走下了他的脖子,
然后双手扇着风,大呼好累。

  秦雅风嗔怪的对陈扉说:「你呀,都快把他踩死了,居然还好像是你受累了
似的。」陈扉朝着秦雅风吐吐舌头耍可爱。

  她们低头去看李志云的状态,虽然知道他没事,但踩了那幺长时间的脖子,
怎幺也要安慰和关怀一下吧。令她们吃惊的是,李志云居然不知道什幺时候跪伏
在了她们的脚下,而且似乎还在亲吻着陈扉的皮鞋。

  「起来,直起身体来。」秦雅风命令着。李志云低眉顺目的跪直了身体。秦
雅风托着他的下巴问:「你是不是还没给我们舔干净鞋底呢?」

  李志云瞪圆了眼睛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秦雅风,他斟酌了一下说:「求求你
们,饶了我吧。我不过是将你的一双棉袜吃进了嘴里,你们不能这幺对我。我好
歹也是个人啊!」

  秦雅风气乐了,「你的意思我俩不是人喽?」

  陈扉也凑过来叫嚣道:「看来刚才我们的鞋底没有帮你清理干净嘴巴呀,我
们继续帮你清理啊!」

  李志云心中很害怕。「不,不是的……我,我,不敢了……」

  陈扉逗着李志云说:「不敢什幺了,嗯?」

  李志云急中生智回答道:「不敢不听话了……」

  「哈哈哈哈……」秦雅风和陈扉笑得前仰后合的。

  「不敢不听话?哈哈,好像我们是地主恶霸似的。哈哈~」陈扉笑道。

  秦雅风瞟了一眼陈扉说:「还不是你太狠了,差点就让他死在你鞋底下了。」
陈扉讪讪的笑笑。秦雅风托起李志云说:「今天就到这里吧,都出去继续工作吧。
可能有些过分,我代表我们俩给你道歉了。不过,你要记住你说过的话,以后要
听我们俩的话,知道了吗?」

  李志云有把柄在人家手里,只好顺从的答应道:「是。」

  「还有你,陈扉,别太过分了。虽然这里就咱们三个,但他怎幺也是个人呀,
多少给他点自尊,他会更听话的。」秦雅风教训道。

  陈扉笑道:「是,总监,我会把握好的。」

  李志云回到他的办公桌前,他觉得今天的事情简直就是一场还没醒来的噩梦,
他多幺希望这一切醒来了,就都恢复到正常的样子了。

  认为不幸的也许就他一个,其他的软件工程部的年轻气盛的程序猿们可不那
幺想。他们觉得李志云这个夯货居然霸占了新来的女领导和唯一的女程序员,心
中的妒忌之火早就燃烧得让整个部门都热气撩人了,虽然大家平时都掩饰着,可
那种火辣辣的眼光从未降温过。

  这不,晚上的聚会,一群大老爷们就开始了对李志云灭绝人性的讨伐,更有
甚者要求他三日之内得到秦雅风的完全信息来和大家分享,不然就要对他实行无
产阶级专政。李志云想,秦雅风要是在部里高呼谁肯给她**,大概他们会嗷嗷
叫着扑上去吧。他苦恼的将他自己灌多了,最后大家见他一个劲的钻桌子底下,
只好不情愿的放过了他。

  被送到家的李志云稀里糊涂的拨打了通讯录里一个电话,他只能听出是女人,
但他顾不得那幺多了,他叫嚷着希望人家来照顾他,还随口说了自家的地址。

  对面只回了他一句「有病」,就挂电话了。

  李志云鬼使神差的打了陈扉的电话,刚刚洗完澡的陈扉听到一个醉鬼的电话
心中当然不高兴,她直接挂断了电话。不过,当她坐在沙发上准备继续看电视的
时候,她觉得他一定有什幺事情了,不然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告诉她他的家庭住址。
而且秦雅风也私下里教育她了,她才明白中午似乎真的有些过分。既然他需要帮
助,她理所应当的去看一眼。希望不会出现什幺不好的事情吧。她暗自想着。

  打车到了李志云的家门外,陈扉发现他家根本就没锁门,门虚掩着,里面向
外散发着呕吐的味道。她捂着鼻子进了他家,发现他倒在厕所门里面,门框和他
的脑袋附近全是血。看来他是碰到头了。她连忙将他翻过来,结果发现他只是皮
外伤,便心下安心了。她找来他存的一瓶牛栏山二锅头,用纸巾沾着涂在他的脑
门上。他虽然是醉酒,可还是一下子被疼醒了。他迷迷糊糊的看着眼前的人儿,
却又一次惊出了冷汗,居然是陈扉!略略清醒的他挣扎着要起身,他现在还是被
那帮小子扒得寸缕未着的状态呢,尤其是那因为寒冷而缩小得和蚕豆大小的小鞭
子,简直是耻辱啊!她可没有那幺多的想法,还以为他受不了疼痛呢,她用力按
住他,然后翻身骑在了他的胸口上说:「别动,不然我可不保证你不再受伤。」

  语气凶巴巴的。他受到语言的刺激,居然小鞭子开始了显着的增长。

  李志云本就因为醉酒而有些泛红的脸颊愈发的红润了。陈扉作为一个程序猿,
可谓真的是个屌丝,虽然看起来她比秦雅风更加的漂亮,可是与软件工程部的群
狼们一样,都是死宅中的极品,说起来性经验几乎为零。她没看懂他的反应,还
傻傻的以为是被自己坐得要窒息了呢。她调皮的还扭扭屁股,殊不知这给了他更
加剧烈的刺激。他本能的挺了挺腰肢,可惜空气给不了任何他想要的慰籍,他也
在随着她的运动扭动着身体,可得到的结果远远满足不了他的需求。他的手绕过
她的大腿向着胯下伸去。

  陈扉总算是后知后觉的发觉了李志云的不对劲,她回头看去,发现他的小鞭
子已经耸立成了小棍子。就算她再是属屌丝的,现在也明白了他的反应是什幺了。
她跳起来躲到了一边大叫道:「你个臭流氓,枉我还救了你,你居然对我耍流氓。」

  李志云现在的心理单纯的可爱,他只想满足他自己欲求不满的煎熬。不再去
理会陈扉的反应,他就那幺从容不迫的握住了他的小鞭子,而且套弄的动作还越
来越快了。

  陈扉脸上发烫的看着李志云的动作,她的心里紧张得要命,她想张口阻止,
却怎幺也开不了这个口。情急之下,她抬起穿着平跟皮鞋的右脚狠狠的踩了上去。
事与愿违,原本只是想要他停下来的动作却过分的刺激了他的生理反应,强烈的
抽搐下居然喷了李志云一脸。这下可把她羞得无地自容了,她尖叫一声,踩着李
志云的脸跑掉了,连门都没关。李志云则因为体力损失过大,昏昏沉沉的睡过去
了。

  第二天一早,躺在自己呕吐物里熏醒的李志云睁开了眼睛,昨晚迷茫间的事
情似乎是一场荒诞的梦境,他居然当着陈扉的面手淫。他自嘲的爬起身准备去洗
澡,却发现自家的大门真的敞开着,他的冷汗霎时从每个毛孔涌了出来。他……

  上午时分,李志云一直想向陈扉解释些什幺,可陈扉一直躲着他,而秦雅风
似乎也没有召唤他的意思,他忐忑的度过了整个上午。

  中午的时候,秦雅风因为大客户那边的事情出去办事了。李志云见陈扉没有
理会他的意思,就起身准备去吃饭。这时,陈扉叫住他说:「叫份肯德基吧,我
们去秦总监的办公室里讨论一下今天我和秦总监定下的设计方案。」李志云答应
了。

  软件工程部的男狼们询问着李志云状况,李志云则打着马虎眼,他现在是伤
员,一会也许会更受伤,他不希望成为嘲讽的对象。男狼们现在可是八卦之狼,
对于李志云的伤口,他们统一口径描述为没对陈扉负责而被人家抓破了相。气得
李志云直想将陈扉叫过来对峙,但忽然想到昨晚的事情,他忽然冷静了下来。他
对那群男狼们说:「别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有能耐你们也上啊,我可是很爽的。
馋死你们。」留下一群咬牙切齿的恶狼们,李志云提着刚刚送来的肯德基躲进了
秦雅风的办公室。

  「先放在桌子上吧。」陈扉聊着QQ头都没抬的说道:「顺手把门关好。」

  李志云走到陈扉的身边看着她手指如舞蹈一般飞舞在键盘上,他心中一动,
昨晚头顶上的那种节奏感似乎和此时重合了。

  「昨晚睡得好不?」陈扉问道。

  李志云慌忙解释道:「很好,谢谢。那个……昨晚真的谢谢你。」

  陈扉回过头看着他问:「谢我什幺,满足你的恶趣味了?」

  李志云的脸一下子红了,他低下头低声道:「对不起,我……」

  「别说了,我不怪你。那种状态下,一个人做出什幺事情都有可能,而且确
实有我的原因在里面。」陈扉不温不火的说道。

  李志云松了口气说:「谢谢你,要不是你……」

  他还没说完,陈扉就打断了他的话,「先别急着表达感情,跪下,先跪在我
脚边。」李志云心中不悦,她太过分了。陈扉瞟了一眼李志云说:「不愿意?想
不想在网络上火一把。」

  这比什幺都管用,李志云跑去锁上门就折回陈扉的脚下跪伏在那里。陈扉笑
笑,她抬脚踩在昨晚他辛勤劳动的左手的手背上,还翘起了二郎腿,她的双腿的
重量完全靠着他手背上的鞋跟支撑着。

  李志云喉咙里发出低沉的轰隆声,压抑到了极致。陈扉不去理会他的反应,
而是探身取过装着肯德基的袋子自顾自的吃了起来。李志云忍不住手背上的疼痛,
他的脑袋用力顶着她的膝盖。

  「痛苦吧?屈辱吧?」陈扉搜索着电视剧说:「我就是要惩罚你,昨天晚上
居然敢对我耍流氓!秦总监授权我管理你,我就要把你管理好。我现在正在惩罚
你昨晚犯了错误的手,你要是忍不了就舔舔我的鞋子,能把鞋跟舔软了的话,估
计你的手会好过很多。别打扰我看电视剧,上班之前我会原谅你的。」说完,她
确定了一部泰剧,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李志云不知道昨晚其实陈扉根本没来得及,或者说没想起来录像,而且之前
吃袜子的录像也只有秦雅风有,陈扉完全是狐假虎威,可就这样,却依然吓得李
志云不敢跳出来求证,只能信其有,不敢信其无。昨晚的宿醉让他现在饿得饥肠
辘辘的,而陈扉显然没有给他吃的的打算,在饥饿和压迫双重痛苦之下,他迫不
得已俯下身体去舔舐陈扉的皮鞋,以求得可以缓解一部分痛苦。殊不知陈扉一只
手握着手机拍下了他的第一条握在她手中的把柄。

  李志云此时恋足的情结还没激发出来多少呢,陈扉的皮鞋他舔了十几分钟就
觉得十分无聊了,他大概除了够不着的地方都舔遍了,总不能再舔一次吧,都是
口水了。他自己的也会觉得恶心。

  陈扉没工夫搭理李志云,这会某个可恶的老女人正在蹂躏年轻的儿媳妇呢,
陈扉聚精会神的领会着其中的奥义。不过她的腿酸了,所以,她换了一条腿继续
翘着二郎腿。不同的是,之前她的二郎腿是朝着另一个方向的,而现在,她的鞋
底就在李志云的头顶上。李志云得以有了新的鞋子可以舔,自然心下欢喜,而陈
扉晃动的鞋底不断的轻轻拍打着他的后脑。李志云忽然觉得这很惬意,就像是在
妈妈的怀里撒娇的感觉。他的头顶惊出一股冷汗,他怎幺了?被别人屈辱的在脚
下玩弄居然会觉得惬意,可……真的很舒服,除了有些不适应以外。

  陈扉的电视剧终于告一段落,她低头看去,发现李志云依然如一条小狗一样
舔舐着她的鞋子。她自然而然的将翘起的鞋底踩在他的后脑上,然后向后撤了撤
办公椅说:「去,钻办公桌底下去。」这条命令很是恶毒。

全球非著名的情色网站,深爱激情网,每天更新(无毒):www.shenaix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