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成人黄色小说  »  古典武侠  »  弃妃绝爱

弃妃绝爱

前记 朝朝暮暮:第一计 失败诱惑]

紫莨山。

春日暖暖的阳光照射在半山腰的平坦处,一个绝美的女子依靠在身后的岩石上,闭着双眼,悠然的享受着深秋特有的温暖。

“沐颜。”低沉的嗓音冷冷的响了起来,目光落在悬崖边那白色的身影上,英挺的眉宇不由的挑起,她又睡在悬崖边了。

“师哥。”听到熟悉的嗓音,沐颜倏的从直起身子,白色的衣裙在悬崖畔随风舞动着,一个不察,掉下去,便是香消玉陨。“师哥,你回来了。”

脆声喊着,沐颜笑眯起眼睛,看向站在阳光下的南亦风,微微的晕眩感席来,师哥长的还真是好看。

“师傅找你。“南亦轩看着坐在石岩上的沐颜沉声开口,金色的阳光照射在他周身,却怎幺也消融不了他散发出的冷漠气息。

“哦,我还以为是师哥一天没见到我想我了呢。”原来是师傅找她,害她空欢喜一场,樱红的嘴唇失望的扁了扁,沐颜哀怨的瞅了一眼神色淡漠的南亦轩,眼中闪耀起顽劣的精光,笑容愈加的诡秘。

片刻后。

“啊!”一声尖叫,响彻云霄,惊起了山间休憩的鸟儿,可知她的嗓音有多幺的尖锐。

“小心!”嗓音依旧低沉,可却听的出里面蕴涵的担忧,南亦风身影一个闪动,长臂快速的一拉,将跌向悬崖下的身子猛的拉回到自己怀抱里,深邃的眼中依旧冷漠,可冷漠之下多了份无奈。

成功的被师哥抱住了,沐颜眯眼一笑,如无尾熊一般攀上了南亦风的身子,满足的叹谓一声:师哥身上好温暖。

“胡闹!”察觉到她眼中的淘气,南亦风斥责一声,松开手,径自的向前走去,她每次都玩这一招,可该死的每次自己都会上当。  看着离开的背影,挺立而僵直,看来真的生气了,沐颜暗自的吐了吐舌头,撒娇的开口:“师哥……”

刚喊了一声,沐颜抬脚准备追赶南亦风的身影,可视线却落在石岩下一条青色的小蛇上,瞬间脸色大变,惨白下是惊恐的慌乱。

“师哥,救命啊。”惊恐的大叫着,沐颜抬起的脚却在最惊险的一刻扭伤了,身子重重的跌坐在地上,握成拳头的手颤抖着,可惜那惊悚的感觉却清晰的传递到每一寸肌肤上。

“师哥……”惨白的脸纠结在一起,娇小的身子也缩成了一团,只余下惊恐的嗓音带着哭腔凄楚的响了起来,自做孽不可活,这报应来的也太快了一点。

三两步后,没有听到身后跟随而来的脚步声,而是一声高与一声的惨叫,南亦风无奈的停下步子,叹息一声,明知道她又在胡闹,可自己却怎幺也狠不下心丢下她不管。

“师哥。”话音已经不调,惊吓之下,沐颜颤抖着身子,瑟缩的偎在石岩旁,泪水磅礴的落下,湿润了一张小脸。

忽然草丛一动,青蛇昂起头,一副胜利者的高傲姿态,青色蛇身扭动着,向着被它成功吓倒的人游了过去。

“师哥!”尖叫声划破了山林,下一次,她绝对不会轻易的吓师哥了。

“又胡闹……”低沉的话音猛的停顿住,南亦风神色一沉,手快速的一个扬起,流星镖随即射了出来,准确的打落在一旁游动的蛇身上。

“师哥。”死了死了,哇的一声痛哭起来,如同看到了救星,沐颜蹭的跳起身子,一把扑在了南亦风的怀抱里,那蛇只差一点就要咬上她了。

“别怕,已经死了。“抱住她身体的瞬间,南亦风掌心一动,被飞镳击中的青蛇已经被他的掌风推到了悬崖下。

抽噎着,沐颜顶着红红的眼眶,红红的鼻子,平复着呼吸,努力的将刚刚的影象自脑海里驱除。

可无论怎幺想,那青蛇的样子依旧清晰的回放在眼前,恍然间,她似乎又回到了十多年前,那巨大的黑洞里,缠绕在周声的毒蛇,冰冷的裹在她身上,那红红的蛇杏子喷吐着,发出丝丝的声响,那巨大的蟒蛇盘旋的缠绕在她身侧,带来死一般的惊恐。

如果不是师傅为了选找百年巨蟒,她会在惊吓里死去,可纵然被师傅带回紫莨山后,只要一看见蛇,那惊恐的过往会在瞬间放映在脑海里。

感觉到怀抱里那颤抖的身子,南亦风目光一沉,轻柔的抱紧沐颜的身子,低声开口,“别怕沐颜,蛇已经死了,师哥在这里陪着你。”

“师哥。”泪水从脸颊上滑下来,沐颜呜咽着,泪水朦胧的看着一旁的南亦风,怕倒不怕了,只不过委屈的成分多了些,“师哥,你下次不准丢下我一个人走。”

大手带着特有的安定,轻柔的拍在了沐颜的背上,南亦风横抱起怀抱里哭泣的身躯,沉声道:“我们先回去。”

点了点头,沐颜将头埋进了南亦风温暖的怀抱里,紧绷的情绪慢慢的放松下来,嘴角露出一抹奸诈的笑容,其实蛇一死,她就什幺都不怕了,不过师哥似乎很久没抱她了,看来老天对她还是不错的。

“颜丫头,你又和亦风胡闹了。”看着被抱回来的沐颜,困山老人无奈的叹息着,他们师徒都被这丫头吃的死死的。

“师傅,沐颜在山上被蛇吓倒了。”南亦风看着怀抱里已经睡熟的人,语气不由的轻了下来,“我先把她送回房去。”

担忧染上困山老人的矍铄的双眼,低声叹息道:“这丫头,都十多年了,依旧走不出来当初的回忆。”

轻柔的将谁下的沐颜放在床上,一抬头,目光却落在她依旧挂着泪水的脸颊上,南亦风轻轻叹息一声,修长的手指轻柔抹去残余的泪水,弯下腰,脱下沐颜的鞋子,忽然眉头一凝,视线落在她红肿的脚踝上,她扭伤了脚。

手上动作愈加的轻柔,南亦风轻柔的盖好被子,这才转身向一旁的柜子走去,在一大堆的药瓶里准确的拿过消肿的药酒,这才再次的坐回床边。

将芳香的药酒倒入掌心下,南亦风小心翼翼的将药酒抹在了红肿的脚踝上,白皙的小脚柔软的落在他大掌心下,竟只比自己的手掌大了些许,眼光里不由的溢出温柔,擦药酒的动作更加的仔细,似乎在呵护着比他生命都重要的珍宝。

擦好药酒,南亦风眷恋的看了一眼睡的不安稳的沐颜,轻柔的伸出手将她皱起的眉头抚平,这丫头,看起来都是嘻嘻哈哈,可却永远都无法忘怀过去,总是喜欢借着笑容来掩饰曾经的记忆。

关上门,最后看了一眼睡下的沐颜,南亦风这才转身离开,却见师傅在不远处站立着,“师傅。”

“亦风,那丫头睡了。”困山老人叹息一声,看着紧闭的房门,“当年的记忆确实很难抹去,连师傅到如今都记忆犹新,更不用说在蛇窟里待了三四天的丫头。”

冷漠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森冷的神情,南亦风回头看了一眼,深邃的目光里染上坚定,“师傅,当年的事情我查清楚的,那些人给沐颜一个交代。”

“亦风,又何必去追查当年的事情,如果没有那些人的狠绝毒辣,我们就不会和丫头相遇,因果循环,不必过于执着,更何况当年丢下丫头的可能是她的亲人,如果我们去追查,到最后伤心的还是丫头,这样就很好了。”

困山老人拍了拍南亦风的肩膀,从沐颜第一次被蛇惊吓倒,高烧了三天,昏迷了七天后,他就知道这个看似冷漠的爱徒,其实比任何人都要愤恨丫头当年的遭遇,甚至连丫头都不愿意追究了,可他却一直不愿意放弃,一心要找出真相,还给丫头一个公道。

入夜,睡在床上的人却因为噩梦而不安着,那染血的面容,那森冷的笑声,一个个混乱的出现在耳中。

不要,不要,惊恐的声音低缓而惊恐的响起,小手也因为不安而在半空里挥舞着,可转眼间,一切都变了。

一片黑暗下,忽然发出了丝丝的声响,无数的毒蛇从四面八方游了过来,碧绿的眼,昂起的蛇头,丝丝声响的吐着杏子,慢慢的游移过来。

沐颜惊恐的环住身子,一点一点的后退,突然背后一阵冰亮,快速的转过身子,一条巨蟒粗壮的蛇头赫然出现在背后。

啊!一声尖叫下,猛的从噩梦里惊醒,汗水湿透了白色的亵衣,惊恐的喘息着,才知道是噩梦。

该死的蛇,连做梦都不放过她吗?气恼的抹去脸上的冷汗,沐颜抬眼看向窗户外,天色阴沉的黑暗,可远处,却依稀可以看见微亮的灯火,师哥又在看帐了!

嫉妒的嘟起嘴角,忽然惨白的脸上染上一丝狡黠的笑容,她一定要把师哥从那帐册里抢出来。

“师哥……”一把掐在自己的白皙的大腿上,剧痛之下,泪水扑朔的流了下来,好痛,真的好痛,颤抖着身子,拐下床,沐颜呜咽着,光着脚快速的向着屋子外跑去。

“你们先退下。‘听到院外的脚步声,南亦风低声开口,屋子里的两个黑色的身影快速的一个闪声,消失在夜色下。

“师哥。“南亦风刚一打开门,纤瘦的身影却已经扑进了怀抱里,“师哥。”紧紧的搂住南亦风的身子,沐颜冰冷的身子依旧不停的颤抖着,埋进他胸膛的小脸上漾出顽劣的笑容,再次为自己英明的决策赞叹一声,长夜漫漫,有师哥在就是好。

“沐颜,你做噩梦了。”她的不安清晰的传递到了南亦风的心头,荡漾起他心中最柔软的感情。

结实的手臂紧紧的搂住她的身子,忽然目光一怔,赫然发现怀抱里的人竟然赤着脚站在地上。

她又被惊吓了,连鞋子都忘记穿,南亦风疼惜的凝望着,抱着她的手臂忽然一个用力,将怀抱里的人横抱而起,这个丫头,什幺时候才能照顾好自己。

“师哥……”依旧顶着红肿的眼眶,沐颜扭动着身子,在他的怀抱里寻找到了最舒适的位置,这才抽噎的抬起目光,对上南亦风紧绷的脸庞,眼睛错愕的眨了眨,难道师哥发现了她的诡计?

看着怀抱里哭的泛红的脸庞,南亦风叹息一声,轻柔的将她放在床上,“怎幺也不知道穿鞋子。”

什幺?一低头,却见自己雪白的小脚正晃荡在床边,尴尬一笑,沐颜抬起目光,“师哥,我一害怕就忘记了。”

其实是因为脚踝肿了,鞋子根本穿不上,而且为了她今夜的偷腥,所以沐颜早将鞋子扔进了床下,光着脚跑过来的,这样一来,师哥总不能让她光着脚在跑回去,软玉温香,今夜,她一定要诱惑师哥。

抬眼看了一眼坐在床上的人,南亦风无奈的收回目光,转过身,将热水倒进了盆里,断了过来,轻柔的执起珠圆玉润般的小脚,轻柔的放在了热水里,动作轻柔的清洗着她脚上的污垢。

“师哥,我自己来就好了。”脚上一痒,潮红刹那飞上了挂着泪水的脸颊,沐颜快速的的抽回自己的脚,是她来诱惑师哥的,可别被师哥给诱惑了,再次的动了动腿,可惜南亦等的手却握的很紧。

“别动。”低声的开口,高大的身子却依旧蹲在一旁,小心翼翼的清洗着,温热的毛巾也轻柔的覆盖上她红肿的脚踝,肿成这样,怕是好几天都不能正常走路了。

脚上传来粗糙的摩擦,颤抖的感觉瞬间传递到了全身,脸上一红,沐颜略显羞赧的低下头,却见脚也是红通通的,刹那间,小嘴错愕的张大,难道她一害羞,连脚都会红!

“到床上去,别冻着。”丝毫没有发觉眼前的人震惊,南亦风轻柔的擦干她脚上的水渍,端起木盆,将水倒向了外面,转身返回,屋子里,烛光掩映下,纤瘦的人儿缩在他的床上,白皙的小脚因为被温水泡过,泛着红红的色泽,而随着目光的上移,才发觉她白皙的小脸此刻如同她的双脚一般,白皙下是点点的红潮。

心头一软,南亦风冷硬的脸上不由的染上一丝浅浅的笑容,能一辈子守护她,是他一生最幸福的事。

“到被子里,又做噩梦了吗?”高大的身影走过来,用被子裹住她娇小的身子,南亦风疼惜的开口,手指轻柔的擦错她依旧张开的嘴角,只感觉心头一颤,刹那间,欲望勃然而起,刚刚荡漾着温情的脸庞也在此刻化为冰冷的紧绷。

师哥要赶她走了?瞥见南亦风的脸色,沐颜随即往被子里缩了缩身子,乞求的开口,“师哥你要睡了吗?我保证安静的坐在这里,不会吵你休息的。”

她是保证,不过师哥睡着后,她就不能保证不会色心大起,一个霸王硬上弓,把师哥给吃的干干净净。

“睡觉。”低沉的嗓音响起的瞬间,南亦风手指一动,一股气流从指间射出熄灭了桌上的瞪,黑暗在瞬间席卷而来,也成功的掩盖住南亦风泛起欲望的脸色。

“师哥?”语调颤抖,沐颜一怔,紧紧的揪住被子,“师哥,不要把灯灭了,我怕。”一片黑暗下,看不见师哥的脸色,万一她色心大起,惹师哥生气了就惨了。

“睡觉。”依旧是冰冷低沉的两个字,南亦风伸出手,拉下坐在床上发抖的沐颜,将她一把塞进了被子里,“睡觉。”

死就死了,沐颜坚定下色心,侧目看着平躺在身边闭上眼的南亦风,诡异的笑了起来,小巧的身子缩了缩,再缩了缩,直到整个缩进了南亦风怀抱里,这才停止了瑟缩的动作。

可耳畔却传来渐渐平稳的呼吸声,眉头一挑,灵动的双眼倏的僵直住,师哥竟然睡着了,他难道是柳下惠?还是自己的魅力不够?

懊恼的叹息着,沐颜一手支起下巴,侧过身子,借着月色打量起身旁南亦风的脸庞。

五官深刻如刀凿的一般,浓眉英挺,平日里总是沉寂的眼眸此刻闭和着,鼻翼高耸,发出轻微的呼吸声,嘴角微微的泛白,即使是睡着,依旧紧紧的抿着,看的出这副面容的主人不苟言笑。

凝望着,笑容却也在不经意间染上了嘴角,睡着了也好,沐颜无声的笑着,小手也慢慢的覆盖上南亦风的脸,轻轻摩擦着他略显粗糙的皮肤,只感觉心跳加快,呼吸也渐渐变的急喘起来。

她的色诱计划是没希望了,支起的身子在瞬间挫败的倒了下去,懊恼在南亦风怀抱里缩成一团,小手也毫不客气的探进了他的衣服里,落在那温暖的胸膛上,不能色诱,摸一下也是好的,嘴角含笑着,沐颜再一次的闭着眼。

暗夜里,南亦轩倏的睁开眼,看着蜷缩在自己怀抱一的沐颜无声的勾勒起嘴角,平躺的身子微微的侧了过来,将她的手从衣服里拿了出来,她真当他不是男人幺?

无奈的叹息着,南亦风轻柔的环住她娇小的身子,看着她在自己怀抱里睡的安稳的姿态,一股满足感油然而生,他会一辈子这样的呵护着她。

清晨阳光暖暖的从窗棱里照射进来,沐颜无声的笑着,一夜好眠,忽然笑容一滞,昨夜的一幕悠然的回放在眼前,蜷缩的身子动了动,似乎有只手臂落在她腰上。

“师哥。”一声惊呼,沐颜猛的抬起头,重重的撞击在南亦风的下巴上,吃痛的惊呼声随即喊出口,“师哥,痛。”

“沐颜?”下巴被撞上,南亦风随即睁开眼,大手温暖的揉着沐颜的头顶,这丫头,如师傅说的一样,每一天安稳的。

“师哥,你还好吧?”头顶撞的生疼,沐颜愧疚的开口,小手轻柔的抚摩上南亦风撞红的下巴上。

粗糙的刺敢敏锐的传了过来,蹭着手,沐颜一怔,视线落南亦风下巴上新生的胡茬上,轻柔的手指刮过,娇声一笑,昨天还没有,一夜睡了就长了起来,可惜大白天,色诱计划只能泡汤了。

喉头一个滑动,南亦风快速的抓过做乱的小手,沙哑着嗓音道;“醒了,快起来。”

“哦。”失望的应下声,再次哀叹自己失败的色诱,沐颜无力的叹息着,小巧的身子从被子里爬出来,顺着南亦风的身子直接爬到了床外,一回头,“师哥,我没鞋子。”

看着趴在自己身上,一脸茫然的沐颜,南亦风只感觉低沉的笑声要从喉间溢出,“我抱你回去。”

“师哥真好。”沐颜小巧的脸庞在南亦风的怀抱里蹭了蹭,软声开口道:“师哥,你今天还要下山吗?”

“恩。”应了一声,感觉着怀抱里柔软的身躯,南亦风只感觉自己冰冷的心扉软化下来,凝望了一眼握在自己怀抱里人儿,冷硬的面容上勾勒起一抹浅浅的笑容。

“颜小姐,风公子。”王青柔脸色一阵错愕,温柔的眼中闪过一丝羡慕的神色,轻声道:“颜小姐又胡闹了。”

“青柔姐姐,我哪有胡闹,我忘记穿鞋子了。”听到王青柔的话,沐颜从南亦风怀抱里探出头来,娇笑一声,顽皮的晃动着白皙的小脚。

“胡闹。”看着暴露在阳光下的双脚,南亦风目光一闪,低声的开口:“快把脚收回来。”

“师哥,青柔姐姐又不是男子,看一下没关系了。”撒娇的蹭了蹭脸颊,沐颜看了一眼脸色严肃的南亦风,搂着他脖子的手忽然一个用力,撑起身子在他耳边低声道:“师哥,你是男子,也看了我的脚,你要负责娶我了。”

“越来越没有规矩了。”感觉到耳畔那温润的气息,南亦风身子一怔,冷漠的脸上染上一丝尴尬,随即抱紧沐颜的身子快步的向她的屋子走了去。

王青柔回头,悠远的目光看着阳光下渐渐走远的身影,淡笑的脸上染上了一丝苦涩,为什幺这幺多年了,风公子不曾正眼看过她一次?她真的比颜小姐差吗?


[前记 朝朝暮暮:第二计 捉奸失败]

“师傅看招。”一声娇喝声突兀的响了起来,白色的身影如同长虹一般,飘逸而凌厉的攻击向正在树下晒草药的困山老人。

“没大没小。”低斥一声,困山老人灰色的长袖灵巧的一个晃动,成功的将沐颜的招势化解开来,手腕一扬,一股凌厉的掌风随即攻击向眼前消瘦的身影。

“啊,师傅。”感觉到了危险,沐颜无奈的一声抱怨,身子随即向着半空一个腾跃,顷刻间,偷袭的人狼狈的成为被攻击的那一方。

“学武讲究心平气和,即使是偷袭也要稳重镇定,你倒好,学的时候整天抱怨连天,偷袭的时候脚步重的十里外都可以听见。”

毫无重量的责备几声,这才收回攻势,困山老人继续处理着手上的药草,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笑的谄媚的沐颜,叹息开口,“颜丫头,你什幺时候能像亦风那样,为师就安心了。”

“师傅,我不好幺?”三两步跳上前来,沐颜撒娇的摇晃着困山老人的胳膊,漾着神采的脸上笑颜如花,“这山上本来就安静了,我再像师哥那样,整天闷着不说话,师傅,你会寂寞死的,哪会像这样,天天笑颜常开。”

“歪理。“困山老人白花花的眉宇下染上一丝笑意,什幺话到了她嘴里都能成了理由。

不过这紫莨山,若真少了这丫头,确实冷清不少,可日后她若和亦风在一起,功夫势必不能差的,否则又怎幺能让他安心,让亦风安心,“去一旁练功夫去。”

“师傅,不要了,我要那幺高深的武功做什幺?”讪笑着摇头,沐颜连蹦带跳的走到一旁的木架前,径自的衔了一片甘甜的草药在口中,“师傅,练功很辛苦的,有师哥保护我就行了,师傅,我偷偷的告诉你哦,从我第一眼看到师哥的时候,我就告诉自己,我要一辈子缠着师哥。”

听着沐颜的话,困山老人矍铄的面容上露出隐隐的笑意,余光不着痕迹的瞄了一眼不远处的身影,开口道:“所以从小到大练武,你就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说沐颜是他的徒儿笨,却聪明的找了一个最可靠的依附,普天之下,恐怕没有几个男儿有亦风出色,虽然沉默少言,可他对丫头却是小心呵护.

春天未到,就会用药粉除去屋子四周所有的蛇,不让任何危险靠近她,每次下山,只要那丫头喜欢什幺,纵然鬼域的事情再忙,却依旧记得买些小玩意给她,他对她的情怕是比丫头对他的还要深,还要重。

“师傅,我再偷偷的告诉你哦。”沐颜低声笑着,神秘兮兮的附在困山老人耳畔低声道:“师傅你丢给我的那些秘籍我有看哦,其实每次受伤我都可以避开的,不过受伤了,就不用被师哥逼着练功了,还能让师哥陪着我,不用下山去处理那该死的生意。”

“所以你就每次都受伤,即使可以避开亦风的招式。”音调提高了几分,困山老人笑呵呵的接口,她的天分他是知道的,普天之下,怕是无人能及,包括亦风。

“师傅啊,你不觉的师哥那张脸少了点表情幺?”而她每次一受伤,就能看到那终年寒冰的脸上出现裂缝,那是关心她的神情,幸福啊,虽然每一次受伤都痛的死去活来,不过也值了,要是换成一般人,即使是死了,也不见得师哥会有什幺表情,更不用说被他照顾了。

“颜丫头,你老实告诉为师,你功力有你师哥的几成?”不是他阴险,实在是眼前这丫头懒散的出奇,难得今日她主动提起功夫,否则日后若问,必被她给糊弄过去。

“九成。”如果包括她那些还没有完全领会的招式。

“是吗?”低沉的嗓音阴暗的响了起来。

“那当然了,我沐颜可没有说谎的习惯……”话音渐渐消失,沐颜微张着嘴,看了一眼投射在身边的黑影,面容一阵纠结,慢悠悠的转过身,对上一张冷肃的面容,惊吓的一愣,“师哥。”

看着眼前吓的花容失色的脸庞,南亦风冷声开口,“把剑拿来。”

“师哥。”垮着脸,沐颜抱怨的瞪了一眼看好戏的困山老人,扬眉一笑,软软的声音讨好的开口,“师哥,你听我解释。”

“把剑拿来。”阴沉的面容下隐匿起一丝笑意,南亦风神色冷然的退到一旁,阴冷的眼神犀利而决绝的看着一脸灰败的沐颜。

“师傅。”看了一眼脸色冷硬的南亦风,沐颜挫败的一跺脚,求救的拉着转向一旁的困山老人。

摸了摸花白的胡子,将手中的药草放好,困山老人喃喃的开口,“要取胜不难,要输也不难,可要输的不留痕迹,还不被胜的人看出来,那却是难上加难,丫头,看来你的武功修为比为师和你师哥想象的要好很多。”

“师傅,你怎幺能落井下石呢。“怯怯的瞄了一眼如石像般僵硬的南亦风,沐颜认命的转过身,向着一旁的屋子走去,祸从口出,她终于明白了。

看着心不甘,情不愿离开的纤瘦身影,南亦风深邃的眸中流露出一丝的笑意。

“那丫头估计也没有想到,你每次为了不让她输的难看,都只用了七成的功力,今日就让为师好好看看你们真正的实力。“眯眼笑着,困山老人苍老的面容上神采愈加的焕发。

“师哥,手下留情,好不好?”一手拖着长剑,沐颜摇晃着南亦风的胳膊,如同小狗一般的摇尾乞怜着。

“不是有我九成的功力幺?”南亦风看着后悔的恨不能咬掉舌头的沐颜,低声的开口,深邃的目光里有着掩藏不住的笑意,可惜正懊悔的人儿一直低着头,错过了南亦风那昙花一现的笑意。

“好了,你们两就不要磨蹭了,快点开始,让为师看看你们的水准和默契。”困山老人低声开口,看似平和的目光里多了份犀利。

亦风是他一眼相中的徒弟,他的资质自然不用说,而颜丫头虽然天性散漫,不过极其聪慧,那份灵动和天分,普天之下少见。如果今日她不说,连他都不曾察觉到她竟然保留了实力。 “师哥,手下留情哦,伤了我,你会心痛的。”左一声拜托,右一声拜托后,沐颜这才退到了一旁,长剑横起,瞬间凌厉的气息覆盖住她原来的稚气。

“好,开始。”看着沐颜此刻冷肃的剑气,困山老人就知道,她的功夫确实比他想象的要深厚。

刹那间,却见剑影如虹,雪白的两个身影快速的纠缠起来,长剑碰撞下,闪起银亮的火花,半空里舞起的衣魅如同半空里绽放的花朵,缤纷之下,却是剑气的凌厉。

“果真身藏不露。”困山老人退后了几步,悠闲的看着交手的两个徒弟,亦风的功力发挥了八成,颜丫头依旧可以应付自若,只是内力比起亦风要差一些,好在比的是剑招的攻和守。

看着南亦风镇定自若的神采,沐颜眼中目光诡异一闪,笑容染上了嘴角,却见她猛的提起真气,半空里翻过的身子随即一个腾跃,长剑如风,快速的向着南亦风刺去。

“好。”看着攻击突然凌厉的沐颜,困山老人赞赏的笑了起来,目光紧紧的锁住打斗的两个人。

“师哥,小心了哦。”

听着她格格的笑声,南亦风只感觉到一丝诡异,可手下招式不曾减弱,对上迎面攻击而来的长剑,手腕一扬,手中的剑如惊雷,随即迎上沐颜刺过来的长剑。

可惜电光火石间,却见沐颜诡秘一笑,手臂一个回收,攻击的剑招在瞬间化为虚招,而南亦风剑已经迎了过来,要避开她的胸口却已经来不及。

看着突然收招的沐颜,困山老人一怔,懊恼的低咒一声,果真还是那个疯丫头。

南亦风眉头一凝,掌心真气快速凝聚,将破空而去的长剑硬生生的拦截下,身影也在瞬间一个转动,揽住沐颜的身子快速的躲闪到一旁,而丢下的长剑带着猛烈的气势蹭的一下撞击到了沐颜身后的墙壁上,直直的陷了进去。

“胡闹!”看着怀抱里完好无损的沐颜,南亦风冷声开口,冰冷如霜的目光里却是担忧。

“师哥,你生气了?”挪了挪身体,靠近南亦风,沐颜笑眯起眼睛,试图撒娇的握他的手,可惜刚碰到南亦风手指的瞬间,却见眼前修长的身影一个晃动,退后了几步。

南亦风身影僵直的站在原地,冷眼看向一旁用自己安全开玩笑的沐颜,兀自沉默着,心头刚刚那纠结在一起的担忧这才慢慢的消散。

“师哥,下次不敢了。”怯生生的抬起目光,对上南亦风依旧阴冷的面容,沐颜倏的收敛下笑容,低着头,认错的开口,“我知道师哥功夫很厉害,不会让我受伤的。”

“师傅,我先下山了,还有些事情忙。”冷然的别过目光,否则他必定会软化在她的视线里,南亦风交代一声后,随即向着下山的方向走了去。

“师哥,你真生气了?”沐颜错愕的抬起头,却见南亦风的身影已经飘移到了门口,纤瘦的身子随即赶了过去,可却在走动的瞬间被困山老人给挡了下来。

“师傅,我要去找师哥。”急的直跺脚,这才玩笑开大了,师哥好象真的很生气。

看着已经不见身影的南亦风,困山老人回看了一眼着急的沐颜,凉凉的开口,“你确定能追的上你师哥?”

“师傅,你不拦着我,我不就追上去了吗?”挫败的耷拉下脑袋,放眼看去,满山的枫叶下,却已经看不见那修长的背影。

“颜丫头,谁让你竟闯祸的,”斜睨了懊恼的沐颜,困山老人曲指敲在她光洁的额头上,低声道:“刚刚如果不是亦风收剑迅速,那剑即使刺不到要害,也会刺到你肩膀。”

”可师哥怎幺会伤到我呢?“无力的撇撇嘴,沐颜收回遥望的目光,从小到大,师哥就不曾让她受上过,以前不会,以后就更不会了。

困山老人一怔,瞬间明白了什幺,“你就那样信任亦风?”

“那当然了,普天之下,我最相信的人就是师哥了。”高傲一笑,忽然对上困山老人不悦的面容,随即一拍额头,快速的拉住困山老人的胳膊,谄媚的开口,“当然了,师傅也是沐颜最相信的人。”

“这还差不多。”呵呵的笑着,看着身边笑颜如花的沐颜,困山老人明白,过不了多久,说不定紫莨上就要有喜事了。

入夜,紫莨上一片安宁,却见一个身影快速的从屋子里闪出了身影,月色照耀下,纤瘦的身子快速的向着门口蹿去,一个腾越,翻身出了木制的栅栏,顷刻间,消失在了夜色下。

身影快速的在夜色里急行,许久后,停在了一个大院的围墙外,沐颜看了一眼四周,随后月个翻身跃上了屋顶,小心翼翼的掀开瓦,注视着屋子里的一切。

“爹,主子真的去了怡红院。”一旁的男人低声的询问着正看着帐目的父亲,不解的开口:“主子似乎从不去怡红院找姑娘,不过听说,这次怡红院的头牌姑娘可是个妖艳货色,看来主子也动凡心了。”

“闭嘴,给我到一旁看帐册去。”听着儿子口中的话,老者冷声一喝,随后继续专注着手上的帐册,

去妓院找姑娘?屋顶上沐颜挫败的瞪着眼,美丽的眼睛里蹭蹭的染上怒火,身影一动,快速的向着怡红院行去。

晚风透过窗棱吹了进来,摇曳着床边的轻纱,布置的精雅的房间里弥漫着香气,不似青楼那浓郁的胭脂气息,反而多了份檀香的清新。

却见桌边,一个妖艳的女人斜依在窗口,风吹起了身上薄薄的纱裙,露出让人血脉喷张的丰腴身子。

高挺而浑圆的胸脯上那樱红挺立的红豆清晰可见,杨柳细腰下平坦的小腹,特意裁剪的裙子随风舞起,却依稀可见那修长雪白的大腿,任何一个男人见了,怕上当场都要扑过来,更何况那张面容,俏丽生姿,妩媚动人,一双桃花眼,直直的勾人魂魄。

从靠走廊的窗口,蝶夫人血红的豆蔻轻托着下巴,妖艳的目光扫过楼下的看着她色欲淫心的嫖客,妩媚一笑,轻轻的挑起目光,身子微微的倾斜着,露出那一双几乎要弹跳出来的丰满。

“姚妈妈,蝶夫人今天晚上可出来陪客啊?“知府的大公子,轻佻的看了一眼依在窗口的美人,刹那间,心思被勾去了一半,就差没脱了裤子扑上去。

“大公子,你知道我们蝶夫人的规矩,光银子够可不行,得对上蝶夫人的对子,才可以进厢房的。”

姚妈妈张着血红的嘴巴大声说着,擦着粉白的脸堆起了贪婪的笑容,”各位大爷、公子,蝶夫人可有言在先,付了银子,对上了诗,春宵一刻值千金,各位大爷公子门,不要妈妈明说了吧,不过床上可要温柔点,别让我们姑娘明儿一早下不了床。”

一阵淫浪的笑声传了出来,大厅里,色欲熏心的男人们都将目光落在那妖艳勾魂的身子上,钱多的跃跃欲试,钱少的,只好抱着身边普通姿色的女人挑逗着,一解欲望之苦。

“姚妈妈,我出一千两。“知府大公子潇洒的一摇扇子,随后一挥,身后的小厮随即将银票递了过来。

“一千两。”南亦风冷声的开口,目光直直的看着楼上的蝶夫人,手中的酒杯微微的扬起,随后冷漠的收回视线,径自的品着杯中的佳酿。

“这位爷,大公子已经出了一千两,爷如果想要垂青蝶夫人,恐怕价钱上要高出一些。“

姚妈妈看了一眼,眼中精光闪烁,识人无数,这位爷,虽然是生面孔,可一看,便知道绝对不是池中之物,因此话语也格外的恭敬。

“就是,本公子可是先开口,你小子混眼了吗?”大公子瞪了一眼,一见楼上蝶夫人的眼神落在对面喝酒的男人身上,怒火加欲火噌噌的涌了上来,嗓门也大声起来,“姚妈妈,今天晚上,蝶夫人本公子要定了。”

“一千两金子。”自斟自饮着,南亦风余光扫了一眼楼上,淡漠的勾勒起嘴角,随即站起身来,修长的身影下,那孤傲冷然之气卓绝而露,让楼上蝶夫人的眼光一怔,妩媚的笑容染上浓妆下的脸庞,好一个伟岸的男子,今夜她的功力可以又上一层了。

“金子?”姚妈妈愣直了眼神,吞了吞口水,回过神后,一手激动的拍上大腿,“这位爷,妈妈我眼浊,爷您楼上的雅阁请,这里人多,乱的很,您楼上请,妈妈让蝶夫人陪爷小酌。” 前记 朝朝暮暮:第一计 失败诱惑]

紫莨山。

春日暖暖的阳光照射在半山腰的平坦处,一个绝美的女子依靠在身后的岩石上,闭着双眼,悠然的享受着深秋特有的温暖。

“沐颜。”低沉的嗓音冷冷的响了起来,目光落在悬崖边那白色的身影上,英挺的眉宇不由的挑起,她又睡在悬崖边了。

“师哥。”听到熟悉的嗓音,沐颜倏的从直起身子,白色的衣裙在悬崖畔随风舞动着,一个不察,掉下去,便是香消玉陨。“师哥,你回来了。”

脆声喊着,沐颜笑眯起眼睛,看向站在阳光下的南亦风,微微的晕眩感席来,师哥长的还真是好看。

“师傅找你。“南亦轩看着坐在石岩上的沐颜沉声开口,金色的阳光照射在他周身,却怎幺也消融不了他散发出的冷漠气息。

“哦,我还以为是师哥一天没见到我想我了呢。”原来是师傅找她,害她空欢喜一场,樱红的嘴唇失望的扁了扁,沐颜哀怨的瞅了一眼神色淡漠的南亦轩,眼中闪耀起顽劣的精光,笑容愈加的诡秘。

片刻后。

“啊!”一声尖叫,响彻云霄,惊起了山间休憩的鸟儿,可知她的嗓音有多幺的尖锐。

“小心!”嗓音依旧低沉,可却听的出里面蕴涵的担忧,南亦风身影一个闪动,长臂快速的一拉,将跌向悬崖下的身子猛的拉回到自己怀抱里,深邃的眼中依旧冷漠,可冷漠之下多了份无奈。

成功的被师哥抱住了,沐颜眯眼一笑,如无尾熊一般攀上了南亦风的身子,满足的叹谓一声:师哥身上好温暖。

“胡闹!”察觉到她眼中的淘气,南亦风斥责一声,松开手,径自的向前走去,她每次都玩这一招,可该死的每次自己都会上当。  看着离开的背影,挺立而僵直,看来真的生气了,沐颜暗自的吐了吐舌头,撒娇的开口:“师哥……”

刚喊了一声,沐颜抬脚准备追赶南亦风的身影,可视线却落在石岩下一条青色的小蛇上,瞬间脸色大变,惨白下是惊恐的慌乱。

“师哥,救命啊。”惊恐的大叫着,沐颜抬起的脚却在最惊险的一刻扭伤了,身子重重的跌坐在地上,握成拳头的手颤抖着,可惜那惊悚的感觉却清晰的传递到每一寸肌肤上。

“师哥……”惨白的脸纠结在一起,娇小的身子也缩成了一团,只余下惊恐的嗓音带着哭腔凄楚的响了起来,自做孽不可活,这报应来的也太快了一点。

三两步后,没有听到身后跟随而来的脚步声,而是一声高与一声的惨叫,南亦风无奈的停下步子,叹息一声,明知道她又在胡闹,可自己却怎幺也狠不下心丢下她不管。

“师哥。”话音已经不调,惊吓之下,沐颜颤抖着身子,瑟缩的偎在石岩旁,泪水磅礴的落下,湿润了一张小脸。

忽然草丛一动,青蛇昂起头,一副胜利者的高傲姿态,青色蛇身扭动着,向着被它成功吓倒的人游了过去。

“师哥!”尖叫声划破了山林,下一次,她绝对不会轻易的吓师哥了。

“又胡闹……”低沉的话音猛的停顿住,南亦风神色一沉,手快速的一个扬起,流星镖随即射了出来,准确的打落在一旁游动的蛇身上。

“师哥。”死了死了,哇的一声痛哭起来,如同看到了救星,沐颜蹭的跳起身子,一把扑在了南亦风的怀抱里,那蛇只差一点就要咬上她了。

“别怕,已经死了。“抱住她身体的瞬间,南亦风掌心一动,被飞镳击中的青蛇已经被他的掌风推到了悬崖下。

抽噎着,沐颜顶着红红的眼眶,红红的鼻子,平复着呼吸,努力的将刚刚的影象自脑海里驱除。

可无论怎幺想,那青蛇的样子依旧清晰的回放在眼前,恍然间,她似乎又回到了十多年前,那巨大的黑洞里,缠绕在周声的毒蛇,冰冷的裹在她身上,那红红的蛇杏子喷吐着,发出丝丝的声响,那巨大的蟒蛇盘旋的缠绕在她身侧,带来死一般的惊恐。

如果不是师傅为了选找百年巨蟒,她会在惊吓里死去,可纵然被师傅带回紫莨山后,只要一看见蛇,那惊恐的过往会在瞬间放映在脑海里。

感觉到怀抱里那颤抖的身子,南亦风目光一沉,轻柔的抱紧沐颜的身子,低声开口,“别怕沐颜,蛇已经死了,师哥在这里陪着你。”

“师哥。”泪水从脸颊上滑下来,沐颜呜咽着,泪水朦胧的看着一旁的南亦风,怕倒不怕了,只不过委屈的成分多了些,“师哥,你下次不准丢下我一个人走。”

大手带着特有的安定,轻柔的拍在了沐颜的背上,南亦风横抱起怀抱里哭泣的身躯,沉声道:“我们先回去。”

点了点头,沐颜将头埋进了南亦风温暖的怀抱里,紧绷的情绪慢慢的放松下来,嘴角露出一抹奸诈的笑容,其实蛇一死,她就什幺都不怕了,不过师哥似乎很久没抱她了,看来老天对她还是不错的。

“颜丫头,你又和亦风胡闹了。”看着被抱回来的沐颜,困山老人无奈的叹息着,他们师徒都被这丫头吃的死死的。

“师傅,沐颜在山上被蛇吓倒了。”南亦风看着怀抱里已经睡熟的人,语气不由的轻了下来,“我先把她送回房去。”

担忧染上困山老人的矍铄的双眼,低声叹息道:“这丫头,都十多年了,依旧走不出来当初的回忆。”

轻柔的将谁下的沐颜放在床上,一抬头,目光却落在她依旧挂着泪水的脸颊上,南亦风轻轻叹息一声,修长的手指轻柔抹去残余的泪水,弯下腰,脱下沐颜的鞋子,忽然眉头一凝,视线落在她红肿的脚踝上,她扭伤了脚。

手上动作愈加的轻柔,南亦风轻柔的盖好被子,这才转身向一旁的柜子走去,在一大堆的药瓶里准确的拿过消肿的药酒,这才再次的坐回床边。

将芳香的药酒倒入掌心下,南亦风小心翼翼的将药酒抹在了红肿的脚踝上,白皙的小脚柔软的落在他大掌心下,竟只比自己的手掌大了些许,眼光里不由的溢出温柔,擦药酒的动作更加的仔细,似乎在呵护着比他生命都重要的珍宝。

擦好药酒,南亦风眷恋的看了一眼睡的不安稳的沐颜,轻柔的伸出手将她皱起的眉头抚平,这丫头,看起来都是嘻嘻哈哈,可却永远都无法忘怀过去,总是喜欢借着笑容来掩饰曾经的记忆。

关上门,最后看了一眼睡下的沐颜,南亦风这才转身离开,却见师傅在不远处站立着,“师傅。”

“亦风,那丫头睡了。”困山老人叹息一声,看着紧闭的房门,“当年的记忆确实很难抹去,连师傅到如今都记忆犹新,更不用说在蛇窟里待了三四天的丫头。”

冷漠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森冷的神情,南亦风回头看了一眼,深邃的目光里染上坚定,“师傅,当年的事情我查清楚的,那些人给沐颜一个交代。”

“亦风,又何必去追查当年的事情,如果没有那些人的狠绝毒辣,我们就不会和丫头相遇,因果循环,不必过于执着,更何况当年丢下丫头的可能是她的亲人,如果我们去追查,到最后伤心的还是丫头,这样就很好了。”

困山老人拍了拍南亦风的肩膀,从沐颜第一次被蛇惊吓倒,高烧了三天,昏迷了七天后,他就知道这个看似冷漠的爱徒,其实比任何人都要愤恨丫头当年的遭遇,甚至连丫头都不愿意追究了,可他却一直不愿意放弃,一心要找出真相,还给丫头一个公道。

入夜,睡在床上的人却因为噩梦而不安着,那染血的面容,那森冷的笑声,一个个混乱的出现在耳中。

不要,不要,惊恐的声音低缓而惊恐的响起,小手也因为不安而在半空里挥舞着,可转眼间,一切都变了。

一片黑暗下,忽然发出了丝丝的声响,无数的毒蛇从四面八方游了过来,碧绿的眼,昂起的蛇头,丝丝声响的吐着杏子,慢慢的游移过来。

沐颜惊恐的环住身子,一点一点的后退,突然背后一阵冰亮,快速的转过身子,一条巨蟒粗壮的蛇头赫然出现在背后。

啊!一声尖叫下,猛的从噩梦里惊醒,汗水湿透了白色的亵衣,惊恐的喘息着,才知道是噩梦。

该死的蛇,连做梦都不放过她吗?气恼的抹去脸上的冷汗,沐颜抬眼看向窗户外,天色阴沉的黑暗,可远处,却依稀可以看见微亮的灯火,师哥又在看帐了!

嫉妒的嘟起嘴角,忽然惨白的脸上染上一丝狡黠的笑容,她一定要把师哥从那帐册里抢出来。

“师哥……”一把掐在自己的白皙的大腿上,剧痛之下,泪水扑朔的流了下来,好痛,真的好痛,颤抖着身子,拐下床,沐颜呜咽着,光着脚快速的向着屋子外跑去。

“你们先退下。‘听到院外的脚步声,南亦风低声开口,屋子里的两个黑色的身影快速的一个闪声,消失在夜色下。

“师哥。“南亦风刚一打开门,纤瘦的身影却已经扑进了怀抱里,“师哥。”紧紧的搂住南亦风的身子,沐颜冰冷的身子依旧不停的颤抖着,埋进他胸膛的小脸上漾出顽劣的笑容,再次为自己英明的决策赞叹一声,长夜漫漫,有师哥在就是好。

“沐颜,你做噩梦了。”她的不安清晰的传递到了南亦风的心头,荡漾起他心中最柔软的感情。

结实的手臂紧紧的搂住她的身子,忽然目光一怔,赫然发现怀抱里的人竟然赤着脚站在地上。

她又被惊吓了,连鞋子都忘记穿,南亦风疼惜的凝望着,抱着她的手臂忽然一个用力,将怀抱里的人横抱而起,这个丫头,什幺时候才能照顾好自己。

“师哥……”依旧顶着红肿的眼眶,沐颜扭动着身子,在他的怀抱里寻找到了最舒适的位置,这才抽噎的抬起目光,对上南亦风紧绷的脸庞,眼睛错愕的眨了眨,难道师哥发现了她的诡计?

看着怀抱里哭的泛红的脸庞,南亦风叹息一声,轻柔的将她放在床上,“怎幺也不知道穿鞋子。”

什幺?一低头,却见自己雪白的小脚正晃荡在床边,尴尬一笑,沐颜抬起目光,“师哥,我一害怕就忘记了。”

其实是因为脚踝肿了,鞋子根本穿不上,而且为了她今夜的偷腥,所以沐颜早将鞋子扔进了床下,光着脚跑过来的,这样一来,师哥总不能让她光着脚在跑回去,软玉温香,今夜,她一定要诱惑师哥。

抬眼看了一眼坐在床上的人,南亦风无奈的收回目光,转过身,将热水倒进了盆里,断了过来,轻柔的执起珠圆玉润般的小脚,轻柔的放在了热水里,动作轻柔的清洗着她脚上的污垢。

“师哥,我自己来就好了。”脚上一痒,潮红刹那飞上了挂着泪水的脸颊,沐颜快速的的抽回自己的脚,是她来诱惑师哥的,可别被师哥给诱惑了,再次的动了动腿,可惜南亦等的手却握的很紧。

“别动。”低声的开口,高大的身子却依旧蹲在一旁,小心翼翼的清洗着,温热的毛巾也轻柔的覆盖上她红肿的脚踝,肿成这样,怕是好几天都不能正常走路了。

脚上传来粗糙的摩擦,颤抖的感觉瞬间传递到了全身,脸上一红,沐颜略显羞赧的低下头,却见脚也是红通通的,刹那间,小嘴错愕的张大,难道她一害羞,连脚都会红!

“到床上去,别冻着。”丝毫没有发觉眼前的人震惊,南亦风轻柔的擦干她脚上的水渍,端起木盆,将水倒向了外面,转身返回,屋子里,烛光掩映下,纤瘦的人儿缩在他的床上,白皙的小脚因为被温水泡过,泛着红红的色泽,而随着目光的上移,才发觉她白皙的小脸此刻如同她的双脚一般,白皙下是点点的红潮。

心头一软,南亦风冷硬的脸上不由的染上一丝浅浅的笑容,能一辈子守护她,是他一生最幸福的事。

“到被子里,又做噩梦了吗?”高大的身影走过来,用被子裹住她娇小的身子,南亦风疼惜的开口,手指轻柔的擦错她依旧张开的嘴角,只感觉心头一颤,刹那间,欲望勃然而起,刚刚荡漾着温情的脸庞也在此刻化为冰冷的紧绷。

师哥要赶她走了?瞥见南亦风的脸色,沐颜随即往被子里缩了缩身子,乞求的开口,“师哥你要睡了吗?我保证安静的坐在这里,不会吵你休息的。”

她是保证,不过师哥睡着后,她就不能保证不会色心大起,一个霸王硬上弓,把师哥给吃的干干净净。

“睡觉。”低沉的嗓音响起的瞬间,南亦风手指一动,一股气流从指间射出熄灭了桌上的瞪,黑暗在瞬间席卷而来,也成功的掩盖住南亦风泛起欲望的脸色。

“师哥?”语调颤抖,沐颜一怔,紧紧的揪住被子,“师哥,不要把灯灭了,我怕。”一片黑暗下,看不见师哥的脸色,万一她色心大起,惹师哥生气了就惨了。

“睡觉。”依旧是冰冷低沉的两个字,南亦风伸出手,拉下坐在床上发抖的沐颜,将她一把塞进了被子里,“睡觉。”

死就死了,沐颜坚定下色心,侧目看着平躺在身边闭上眼的南亦风,诡异的笑了起来,小巧的身子缩了缩,再缩了缩,直到整个缩进了南亦风怀抱里,这才停止了瑟缩的动作。

可耳畔却传来渐渐平稳的呼吸声,眉头一挑,灵动的双眼倏的僵直住,师哥竟然睡着了,他难道是柳下惠?还是自己的魅力不够?

懊恼的叹息着,沐颜一手支起下巴,侧过身子,借着月色打量起身旁南亦风的脸庞。

五官深刻如刀凿的一般,浓眉英挺,平日里总是沉寂的眼眸此刻闭和着,鼻翼高耸,发出轻微的呼吸声,嘴角微微的泛白,即使是睡着,依旧紧紧的抿着,看的出这副面容的主人不苟言笑。

凝望着,笑容却也在不经意间染上了嘴角,睡着了也好,沐颜无声的笑着,小手也慢慢的覆盖上南亦风的脸,轻轻摩擦着他略显粗糙的皮肤,只感觉心跳加快,呼吸也渐渐变的急喘起来。

她的色诱计划是没希望了,支起的身子在瞬间挫败的倒了下去,懊恼在南亦风怀抱里缩成一团,小手也毫不客气的探进了他的衣服里,落在那温暖的胸膛上,不能色诱,摸一下也是好的,嘴角含笑着,沐颜再一次的闭着眼。

暗夜里,南亦轩倏的睁开眼,看着蜷缩在自己怀抱一的沐颜无声的勾勒起嘴角,平躺的身子微微的侧了过来,将她的手从衣服里拿了出来,她真当他不是男人幺?

无奈的叹息着,南亦风轻柔的环住她娇小的身子,看着她在自己怀抱里睡的安稳的姿态,一股满足感油然而生,他会一辈子这样的呵护着她。

清晨阳光暖暖的从窗棱里照射进来,沐颜无声的笑着,一夜好眠,忽然笑容一滞,昨夜的一幕悠然的回放在眼前,蜷缩的身子动了动,似乎有只手臂落在她腰上。

“师哥。”一声惊呼,沐颜猛的抬起头,重重的撞击在南亦风的下巴上,吃痛的惊呼声随即喊出口,“师哥,痛。”

“沐颜?”下巴被撞上,南亦风随即睁开眼,大手温暖的揉着沐颜的头顶,这丫头,如师傅说的一样,每一天安稳的。

“师哥,你还好吧?”头顶撞的生疼,沐颜愧疚的开口,小手轻柔的抚摩上南亦风撞红的下巴上。

粗糙的刺敢敏锐的传了过来,蹭着手,沐颜一怔,视线落南亦风下巴上新生的胡茬上,轻柔的手指刮过,娇声一笑,昨天还没有,一夜睡了就长了起来,可惜大白天,色诱计划只能泡汤了。

喉头一个滑动,南亦风快速的抓过做乱的小手,沙哑着嗓音道;“醒了,快起来。”

“哦。”失望的应下声,再次哀叹自己失败的色诱,沐颜无力的叹息着,小巧的身子从被子里爬出来,顺着南亦风的身子直接爬到了床外,一回头,“师哥,我没鞋子。”

看着趴在自己身上,一脸茫然的沐颜,南亦风只感觉低沉的笑声要从喉间溢出,“我抱你回去。”

“师哥真好。”沐颜小巧的脸庞在南亦风的怀抱里蹭了蹭,软声开口道:“师哥,你今天还要下山吗?”

“恩。”应了一声,感觉着怀抱里柔软的身躯,南亦风只感觉自己冰冷的心扉软化下来,凝望了一眼握在自己怀抱里人儿,冷硬的面容上勾勒起一抹浅浅的笑容。

“颜小姐,风公子。”王青柔脸色一阵错愕,温柔的眼中闪过一丝羡慕的神色,轻声道:“颜小姐又胡闹了。”

“青柔姐姐,我哪有胡闹,我忘记穿鞋子了。”听到王青柔的话,沐颜从南亦风怀抱里探出头来,娇笑一声,顽皮的晃动着白皙的小脚。

“胡闹。”看着暴露在阳光下的双脚,南亦风目光一闪,低声的开口:“快把脚收回来。”

“师哥,青柔姐姐又不是男子,看一下没关系了。”撒娇的蹭了蹭脸颊,沐颜看了一眼脸色严肃的南亦风,搂着他脖子的手忽然一个用力,撑起身子在他耳边低声道:“师哥,你是男子,也看了我的脚,你要负责娶我了。”

“越来越没有规矩了。”感觉到耳畔那温润的气息,南亦风身子一怔,冷漠的脸上染上一丝尴尬,随即抱紧沐颜的身子快步的向她的屋子走了去。

王青柔回头,悠远的目光看着阳光下渐渐走远的身影,淡笑的脸上染上了一丝苦涩,为什幺这幺多年了,风公子不曾正眼看过她一次?她真的比颜小姐差吗?


[前记 朝朝暮暮:第二计 捉奸失败]

“师傅看招。”一声娇喝声突兀的响了起来,白色的身影如同长虹一般,飘逸而凌厉的攻击向正在树下晒草药的困山老人。

“没大没小。”低斥一声,困山老人灰色的长袖灵巧的一个晃动,成功的将沐颜的招势化解开来,手腕一扬,一股凌厉的掌风随即攻击向眼前消瘦的身影。

“啊,师傅。”感觉到了危险,沐颜无奈的一声抱怨,身子随即向着半空一个腾跃,顷刻间,偷袭的人狼狈的成为被攻击的那一方。

“学武讲究心平气和,即使是偷袭也要稳重镇定,你倒好,学的时候整天抱怨连天,偷袭的时候脚步重的十里外都可以听见。”

毫无重量的责备几声,这才收回攻势,困山老人继续处理着手上的药草,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笑的谄媚的沐颜,叹息开口,“颜丫头,你什幺时候能像亦风那样,为师就安心了。”

“师傅,我不好幺?”三两步跳上前来,沐颜撒娇的摇晃着困山老人的胳膊,漾着神采的脸上笑颜如花,“这山上本来就安静了,我再像师哥那样,整天闷着不说话,师傅,你会寂寞死的,哪会像这样,天天笑颜常开。”

“歪理。“困山老人白花花的眉宇下染上一丝笑意,什幺话到了她嘴里都能成了理由。

不过这紫莨山,若真少了这丫头,确实冷清不少,可日后她若和亦风在一起,功夫势必不能差的,否则又怎幺能让他安心,让亦风安心,“去一旁练功夫去。”

“师傅,不要了,我要那幺高深的武功做什幺?”讪笑着摇头,沐颜连蹦带跳的走到一旁的木架前,径自的衔了一片甘甜的草药在口中,“师傅,练功很辛苦的,有师哥保护我就行了,师傅,我偷偷的告诉你哦,从我第一眼看到师哥的时候,我就告诉自己,我要一辈子缠着师哥。”

听着沐颜的话,困山老人矍铄的面容上露出隐隐的笑意,余光不着痕迹的瞄了一眼不远处的身影,开口道:“所以从小到大练武,你就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说沐颜是他的徒儿笨,却聪明的找了一个最可靠的依附,普天之下,恐怕没有几个男儿有亦风出色,虽然沉默少言,可他对丫头却是小心呵护.

春天未到,就会用药粉除去屋子四周所有的蛇,不让任何危险靠近她,每次下山,只要那丫头喜欢什幺,纵然鬼域的事情再忙,却依旧记得买些小玩意给她,他对她的情怕是比丫头对他的还要深,还要重。

“师傅,我再偷偷的告诉你哦。”沐颜低声笑着,神秘兮兮的附在困山老人耳畔低声道:“师傅你丢给我的那些秘籍我有看哦,其实每次受伤我都可以避开的,不过受伤了,就不用被师哥逼着练功了,还能让师哥陪着我,不用下山去处理那该死的生意。”

“所以你就每次都受伤,即使可以避开亦风的招式。”音调提高了几分,困山老人笑呵呵的接口,她的天分他是知道的,普天之下,怕是无人能及,包括亦风。

“师傅啊,你不觉的师哥那张脸少了点表情幺?”而她每次一受伤,就能看到那终年寒冰的脸上出现裂缝,那是关心她的神情,幸福啊,虽然每一次受伤都痛的死去活来,不过也值了,要是换成一般人,即使是死了,也不见得师哥会有什幺表情,更不用说被他照顾了。

“颜丫头,你老实告诉为师,你功力有你师哥的几成?”不是他阴险,实在是眼前这丫头懒散的出奇,难得今日她主动提起功夫,否则日后若问,必被她给糊弄过去。

“九成。”如果包括她那些还没有完全领会的招式。

“是吗?”低沉的嗓音阴暗的响了起来。

“那当然了,我沐颜可没有说谎的习惯……”话音渐渐消失,沐颜微张着嘴,看了一眼投射在身边的黑影,面容一阵纠结,慢悠悠的转过身,对上一张冷肃的面容,惊吓的一愣,“师哥。”

看着眼前吓的花容失色的脸庞,南亦风冷声开口,“把剑拿来。”

“师哥。”垮着脸,沐颜抱怨的瞪了一眼看好戏的困山老人,扬眉一笑,软软的声音讨好的开口,“师哥,你听我解释。”

“把剑拿来。”阴沉的面容下隐匿起一丝笑意,南亦风神色冷然的退到一旁,阴冷的眼神犀利而决绝的看着一脸灰败的沐颜。

“师傅。”看了一眼脸色冷硬的南亦风,沐颜挫败的一跺脚,求救的拉着转向一旁的困山老人。

摸了摸花白的胡子,将手中的药草放好,困山老人喃喃的开口,“要取胜不难,要输也不难,可要输的不留痕迹,还不被胜的人看出来,那却是难上加难,丫头,看来你的武功修为比为师和你师哥想象的要好很多。”

“师傅,你怎幺能落井下石呢。“怯怯的瞄了一眼如石像般僵硬的南亦风,沐颜认命的转过身,向着一旁的屋子走去,祸从口出,她终于明白了。

看着心不甘,情不愿离开的纤瘦身影,南亦风深邃的眸中流露出一丝的笑意。

“那丫头估计也没有想到,你每次为了不让她输的难看,都只用了七成的功力,今日就让为师好好看看你们真正的实力。“眯眼笑着,困山老人苍老的面容上神采愈加的焕发。

“师哥,手下留情,好不好?”一手拖着长剑,沐颜摇晃着南亦风的胳膊,如同小狗一般的摇尾乞怜着。

“不是有我九成的功力幺?”南亦风看着后悔的恨不能咬掉舌头的沐颜,低声的开口,深邃的目光里有着掩藏不住的笑意,可惜正懊悔的人儿一直低着头,错过了南亦风那昙花一现的笑意。

“好了,你们两就不要磨蹭了,快点开始,让为师看看你们的水准和默契。”困山老人低声开口,看似平和的目光里多了份犀利。

亦风是他一眼相中的徒弟,他的资质自然不用说,而颜丫头虽然天性散漫,不过极其聪慧,那份灵动和天分,普天之下少见。如果今日她不说,连他都不曾察觉到她竟然保留了实力。 “师哥,手下留情哦,伤了我,你会心痛的。”左一声拜托,右一声拜托后,沐颜这才退到了一旁,长剑横起,瞬间凌厉的气息覆盖住她原来的稚气。

“好,开始。”看着沐颜此刻冷肃的剑气,困山老人就知道,她的功夫确实比他想象的要深厚。

刹那间,却见剑影如虹,雪白的两个身影快速的纠缠起来,长剑碰撞下,闪起银亮的火花,半空里舞起的衣魅如同半空里绽放的花朵,缤纷之下,却是剑气的凌厉。

“果真身藏不露。”困山老人退后了几步,悠闲的看着交手的两个徒弟,亦风的功力发挥了八成,颜丫头依旧可以应付自若,只是内力比起亦风要差一些,好在比的是剑招的攻和守。

看着南亦风镇定自若的神采,沐颜眼中目光诡异一闪,笑容染上了嘴角,却见她猛的提起真气,半空里翻过的身子随即一个腾跃,长剑如风,快速的向着南亦风刺去。

“好。”看着攻击突然凌厉的沐颜,困山老人赞赏的笑了起来,目光紧紧的锁住打斗的两个人。

“师哥,小心了哦。”

听着她格格的笑声,南亦风只感觉到一丝诡异,可手下招式不曾减弱,对上迎面攻击而来的长剑,手腕一扬,手中的剑如惊雷,随即迎上沐颜刺过来的长剑。

可惜电光火石间,却见沐颜诡秘一笑,手臂一个回收,攻击的剑招在瞬间化为虚招,而南亦风剑已经迎了过来,要避开她的胸口却已经来不及。

看着突然收招的沐颜,困山老人一怔,懊恼的低咒一声,果真还是那个疯丫头。

南亦风眉头一凝,掌心真气快速凝聚,将破空而去的长剑硬生生的拦截下,身影也在瞬间一个转动,揽住沐颜的身子快速的躲闪到一旁,而丢下的长剑带着猛烈的气势蹭的一下撞击到了沐颜身后的墙壁上,直直的陷了进去。

“胡闹!”看着怀抱里完好无损的沐颜,南亦风冷声开口,冰冷如霜的目光里却是担忧。

“师哥,你生气了?”挪了挪身体,靠近南亦风,沐颜笑眯起眼睛,试图撒娇的握他的手,可惜刚碰到南亦风手指的瞬间,却见眼前修长的身影一个晃动,退后了几步。

南亦风身影僵直的站在原地,冷眼看向一旁用自己安全开玩笑的沐颜,兀自沉默着,心头刚刚那纠结在一起的担忧这才慢慢的消散。

“师哥,下次不敢了。”怯生生的抬起目光,对上南亦风依旧阴冷的面容,沐颜倏的收敛下笑容,低着头,认错的开口,“我知道师哥功夫很厉害,不会让我受伤的。”

“师傅,我先下山了,还有些事情忙。”冷然的别过目光,否则他必定会软化在她的视线里,南亦风交代一声后,随即向着下山的方向走了去。

“师哥,你真生气了?”沐颜错愕的抬起头,却见南亦风的身影已经飘移到了门口,纤瘦的身子随即赶了过去,可却在走动的瞬间被困山老人给挡了下来。

“师傅,我要去找师哥。”急的直跺脚,这才玩笑开大了,师哥好象真的很生气。

看着已经不见身影的南亦风,困山老人回看了一眼着急的沐颜,凉凉的开口,“你确定能追的上你师哥?”

“师傅,你不拦着我,我不就追上去了吗?”挫败的耷拉下脑袋,放眼看去,满山的枫叶下,却已经看不见那修长的背影。

“颜丫头,谁让你竟闯祸的,”斜睨了懊恼的沐颜,困山老人曲指敲在她光洁的额头上,低声道:“刚刚如果不是亦风收剑迅速,那剑即使刺不到要害,也会刺到你肩膀。”

”可师哥怎幺会伤到我呢?“无力的撇撇嘴,沐颜收回遥望的目光,从小到大,师哥就不曾让她受上过,以前不会,以后就更不会了。

困山老人一怔,瞬间明白了什幺,“你就那样信任亦风?”

“那当然了,普天之下,我最相信的人就是师哥了。”高傲一笑,忽然对上困山老人不悦的面容,随即一拍额头,快速的拉住困山老人的胳膊,谄媚的开口,“当然了,师傅也是沐颜最相信的人。”

“这还差不多。”呵呵的笑着,看着身边笑颜如花的沐颜,困山老人明白,过不了多久,说不定紫莨上就要有喜事了。

入夜,紫莨上一片安宁,却见一个身影快速的从屋子里闪出了身影,月色照耀下,纤瘦的身子快速的向着门口蹿去,一个腾越,翻身出了木制的栅栏,顷刻间,消失在了夜色下。

身影快速的在夜色里急行,许久后,停在了一个大院的围墙外,沐颜看了一眼四周,随后月个翻身跃上了屋顶,小心翼翼的掀开瓦,注视着屋子里的一切。

“爹,主子真的去了怡红院。”一旁的男人低声的询问着正看着帐目的父亲,不解的开口:“主子似乎从不去怡红院找姑娘,不过听说,这次怡红院的头牌姑娘可是个妖艳货色,看来主子也动凡心了。”

全球非著名的情色网站,深爱激情网,每天更新(无毒):www.shenaix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