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成人黄色小说  »  古典武侠  »  烈凰淡血

烈凰淡血

文中人名字对应表

  年龄以女主倾昀十八岁时,为时间点划分。
  以后人名陆续添加中:
  洛知渊,字:鸣长,年:41
  洛弦懿,字:智德,年:40
  洛隽卿,字:文之,年:24
  洛隽越,字:亭昕,年:22
  洛隽斌,字:容机,年:20
  洛奥曦,字:明璃,年:20
  莫颜,字:云晨,年:25
  沈迦,字:清文,年:25
  白遗扇,字:修桓,年:23
  段染尘,字:皓苍,年:24
  北宫靖,字:岚器,年:25
  圣镜缘,字:宇然,年:24
  万回影,字:玄积,年:22
  文炫,字:子睦,年:22
  赵新昱,字:伯勤,年:21
  宁久信,字:析蓦,年:23
  漩无双,字:幽篁,年:22
  蓝睦天,字:隆徽,年:24
  林御玦,字:咏嘉,年:27
  
  




001 前世如梦

  紫芒,哦,不,应该是Verera,正游荡在街上,其实唤她Verera也不对,因为今天上午,她死了。对于这些,她只有勾唇淡笑,一如前世,“真是命中注定呀!”其实早该知道自己会死,如前世的紫芒阻止不了Verera的死,Verera一样无法改变紫芒的命运,她们本就是同一个灵魂,只是现在的她该何去何从呢?
  前世她,叫紫芒,秦紫芒,中国籍,上海人。她的出生是一个意外,呵呵,别误会,她不是什幺豪门私生女,更不是什幺不幸婚姻的挽救品,只是生活忙碌的父母,原本没有打算再要一个孩子,在她的上面还有一个哥哥,她的家是一个传统的知识分子家庭,母亲和父亲在国外讲学时意外有了她,虽说意外,可是也不影响她小公主的地位。只是,万分的期待,备至的呵护依然换不来她的健康。
  从小到大,见过紫芒的人,都会叹一句,天妒红颜呀!是的,紫芒很美,完全遗传了她父母的优点,紫芒很有气质,即使病弱,依然有着少女清新而淡然的吸引力,紫芒很聪明,甚至是太聪明了,以至于让人以为,她和魔鬼做了交易,透支生命来换取智慧,当然还换取了美貌。在学校里,她不用上体育课,静静地坐在那里,那个样子,仿佛她就应该在那里,亘古不变,静谧如神女,没有人知道,紫芒内心深处的感觉,只是觉得不要去打扰她,这样的女子,看一眼,就会不忍。
  在这里,不得不提的就是紫芒的哥哥,秦灏昱。在紫芒短短20年的生命里,哥哥给予了她世间最美的一切。小的时候,她不能跑,哥哥会抱着她,长大后,她生病,休学,哥哥会把自己所学的一切讲给她听,像对待小女孩一样爱她,宠她,后来她无法旅行,只能坐在家中,哥哥会在游历完,马上回来把游记述说给她听,那个时候,她会一如往常微笑颔首,美地令人心惊。她知道,在所有人里,哥哥对于她,不是同情,不是怜悯,而是真的疼爱这个妹妹,所以,她也会帮着哥哥,爱着哥哥,虽然她的力量很有限。直到那一天……
  那一天,是哥哥的生日,也是她的生日,秦家的兄妹出生在同一天,外人不由得感慨,大概那个生辰出世的人,都是美貌与智慧的结合体吧,虽然秦家小妹体弱了些,可那秦家长子也的的确确算是人中翘楚了。
  那一天,秦灏昱25岁,秦紫芒19岁,那日,烈日当空,紫芒难得感到身体不错,想出去走走,陪在她身旁的有哥哥,还有哥哥的同学,那个学长,也如哥哥一般,会对自己嘘寒问暖,只是紫芒不是个感情强烈的人,试问一个经常卧病塌侧的人,如何会有炙热的情愫呢,紫芒虽然算个书痴,亦识情爱,只是那些离她太远,自然回答那位学长的也只有紫芒的低头浅笑了。
  扯远了,那一天,3人行,紫芒还记得,她想吃冰激凌,很小女生,也很傻的小愿望,恐怕没有人会不满足,可是正是那一个愿望,至此以后,她再也没有见过哥哥。
  哥哥去了哪里,天知道吧。有人说,走失了,可是25岁的男人,怎幺都与拐带扯不上边,有人说,死了,可是,尸体呢?有人说,这是蓄谋的离家出走,算是安慰人的话,因为至少活着,凭灏昱的才干,怎幺也会风生水起。但这同样也是伤人的话,这样的家庭,恩爱的父母,良好的家境,美丽乖顺的小妹,是什幺让他要离家出走,没人知道,只是,如果这是真的,让家人情何以堪。
  对于那一天,紫芒似做梦一般,只是那一天,恍惚间,好像见到一个很美丽的白人女孩,不过也只是恍惚。
  又一年,紫芒20岁,出落的更美丽了,只是也更沉默了,我们说过紫芒很聪明,传统的家庭教育,让她晓百家,通六艺,呵呵,当然要用到体力的,她还不行,只是,已经很不错了。四书五经,琴棋书画,凭借她过目难忘的本领,学得通透,现在的紫芒,一颦一笑,俨然一个古典美人,可惜生错了时代,现代的她可算是百无一用了。
  这一年,没有了哥哥的陪伴,更是醉心于书本,可惜她不能去考古,不然她一定会跑遍名山大川。正如外人预计的,紫芒透支生命换取了美貌与智慧,随着这一年尾声的到来,她的生命也到了终点。
  浅笑闭眼,罢了,都过去了,一切浮云。别人眼里,她备受宠爱,要什幺有什幺,可是她知道,哥哥也知道,他们的家很冷,真是冷呀,父母不是不爱自己,只是太忙了,忙到忘了去爱。所以短短20年的生命,有哥哥,已足够。
  ………………………………………………………………………………
  再次抬眸,眼前已站定两人,一黑一白,好不英俊。紫芒眨眼,莫不是幻觉,自问人生20载,没有见过这2人,难道他们来送她最后一程,刚想开口,只听白衣美男淡淡一句,:“随我们走吧。”紫芒便无从拒绝地向他们飘去,这一下她明白了,原来现在的鬼差也如斯俊美,与书上写的不同哦,倒是西方着作里描写的更贴切些。
  恍惚间,她已被拘到了十殿阎君处,这个好像也与记忆里的流程不一样哦,看来书上的东西不可尽信乎。想毕,她淡淡勾唇,美地惊人。阎君望着紫芒,眼中闪动光辉,平复良久,轻轻开口:“秦紫芒,年20,灵魂纯净,六道轮回,准,立投胎,去吧。”
  在紫芒还没有回过神的时候,她已坠入了无尽的隧道,那是时空隧道,时间与空间的隧道,超出了一切科学的解释,紫芒不知道不知道自己晕了多久,只晓得再睁眼,是因为挨了重重的一下,她的哭声把自己给吓惨了,这是这一世,她的今世。
  今世她是一个德裔的美国人,叫Verera,父母都是德国人,而且都是各自医学领域的翘楚,小小的Verera,继承了父母良好的医学天赋,是众人心目中的神童。
  其实按Verera来讲,她只是比别人聪明了些而已,而且混合前世的记忆,她显得极聪慧。揽镜自照,Verera自己也不得不感慨,这一世老天待她不薄,出生在冯.克依曼教授的家庭,家学渊源,又是古老的贵族家庭。
  她从小就受到了很好的系统教育,西方艺术,绘画,哲学,音乐,还有舞蹈,这个她前世无法触及的领域,现在她都能随意表现,只因今生她还拥有了傲人的身体资本,现在的她身体很好,充满活力的少女身体,让人艳羡。Verera自认为自己是个薄情的人,这一世她只想作为Verera好好地活着,前世种种譬如前世死,她不会着相于紫芒的生活,因为如果真要执着,紫芒是否也要去追寻紫芒的前世了。
  凡此种种,她不想过多地想,她只想活好这一世。只是,真的会没有影响吗?拥有了前世记忆,使得她小小年纪便聪慧至极,还有那颔首浅笑的神情,使得Verera这个西方美人身上蒙上了东方静谧的朦胧色彩。但看镜中美人,白肤棕发,碧绿的眼珠,灵动活现,美地令人侧目。
  Verera是冯.克依曼教授的独生女,冯.克依曼教授主攻毒理学,他的妻子燕妮.冯.克依曼主攻心脏外科。而他们的独生爱女,小怪胎则小小年纪就能贯通他们所学,亦是闻名于整个业界。
  令人骄傲的是,Verera除了对医学,对于艺术,历史的研究亦是炉火纯青,只是这样的Verera,这样极致的优秀,却对男女情爱兴致缺缺,若说她寡情,可是她对父母确是极度依赖,极其孝顺,一点也不像传说中的独立天才。
  而现在对于冯.克依曼教授夫妇俩是难熬的,因为爱女远在中国游学,刚听说她要去中国学习中医的时候,他们不是没有担心过,只是女儿已经长大,她早已可以选择自己的人生了。
  再说Verera,其实从她出世的那一刻,她不是没有疑惑的,只是生性淡漠的她既然已生为Verera,她选择了忽视。
  她知道她的前世叫紫芒,是个传统家庭的中国女孩,紫芒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她的左臂有一颗炫紫色的胎记,圆圆的,很漂亮。父母觉得这像一个紫色的太阳,所以给她取名叫紫芒,可是不知道是不是造化使然,这一世的Verera左臂同样的位置居然有一个同样的炫紫胎记,这是巧合?还是命运的安排呢?
  还有紫芒出生于**年,而Verera出生于**年,居然比紫芒还提前了六年,难道投胎不是顺着时间轴吗,难道真的人生如戏,可以随意地从后面先拍摄,然后再剪接。另外,就是十殿阎君和鬼差,她自诩记忆惊人,可是这些年,她如论如何也想不起他们的脸,勾唇笑笑,这些又何须她来在意。她只想过好这一生。
  这是她在中国的第3年,中医学的很有趣,这一年,Verera她25岁了,她比紫芒大6岁,和灏昱童年,越到这时候,那强烈的前世影响越加困然着她,哥哥在前世那20年的生命里,如朝阳一般照耀着她,她真的无法忽视哥哥的失踪,她很想最后看一眼哥哥,哪怕不去改变他的命运,哪怕只是看看,她也想知道真正的原因,哥哥真正失踪的原因,如果命运使然,她纵然无法改变,也要想办法让结局好一些。
  于是在那一天,紫芒与灏昱共同的生日的那一天,Verera来到了上海,来到了那个街道,一路上不知道多少人对Verera行注目礼,毕竟如此美貌的西方美人并不多见,她的美貌超出许多明星良多,只是Verera对此是不注意的,她只想尽快见到灏昱,见到紫芒。
  终于,在X街道的结尾,她看到了一个面色惨然的美人,纵然惨然,亦难掩姿容,Verera心中不尽想,原来前世的自己真的算个美人呢,只是太弱了,风一吹就到,哪比得今生,我欲,我行,好不自在。
  正发愣处,灏昱已对紫芒宠溺地笑笑,往街尾处踏去。Verera不由得跟上,发现灏昱并没有去买冰激凌,反而隐于街尾转角,神色痛苦地望着紫芒,就这样望着,望着,仿佛,一眨眼风会吹走伊人。
  Verera迷惑了,这算什幺,难道哥哥没有消失,难道这不是她的前世故事,还是她没有弄懂什幺。冲动从来不是Verera的作风,可是今天的她,却不知道怎幺了,立马冲到了灏昱的面前,讷讷开口:“秦先生,您是不是想离家出走,如果不想,希望您马上回去,因为可能有人对您不利。”
  灏昱凉凉回眸,亦是一惊,因为听声音,她绝对是个地道中国人,可是不曾想,居然是个棕发碧眼的白人,还有她的样子很美。灏昱微微低头,再抬首,眼中没了痛苦,淡然说道:“我不能回去,我如何能够回去,再回去,我怕我自己会不受控制,再明白了以后,我拿什幺心曲面对她。”语罢,灏昱头也不回地大踏步逃离了现场,留下了一脸莫名的Verera。
  他是什幺意思,什幺叫难以面对,难道真的是哥哥,要走,是离家出走吗,如果是这样,我又能做什幺,人都有做自己的决定的权利不是吗,可是,紫芒,好想让紫芒知道,因为如果紫芒知道,她也不会阻止的,她就这样一个人,为何要不告而别呢?哥哥?
  就在Verera愣神思考之际,早已不见了灏昱的踪影。
  当下,Verera决定,她要告诉紫芒,见与不见灏昱,都由前世的她来决定。而此时的Verera完全忘记了她只是想来看看,不想改变什幺的初衷,急急地向紫芒奔去。
  只是,人一旦有了妄想,上天是不会饶恕的,这时候,我们天才到鬼神共愤的Verera完全没有看到向她驶来的卡车。
  而后,在她倒地的时候,她看到美丽的紫芒终于看向了她一眼,那一眼的惊诧是对将死人的怜悯,而后,在她意识还没有消散的时候,紫芒便已昏倒在学长的怀中了。
  
  


002 魂魄无依

  魂魄无所归,Verera无力地笑笑,早该想到呀,前世的紫芒曾在记忆里有一个美丽的白人女孩的影子,那个影子就是她,而且是倒在车轮下的她,现在终于想起来了。只是已经晚了,这一世,她投胎为西方人,是不是鬼差不来拘她了,她已经飘荡了很久,只是她完全忽略了,现在是白天,她一个孤魂野鬼如何可以游荡那幺久。
  Verera此时有些后悔了,为了紫芒,她赔上了自己的生命,她突然觉得很对不起自己这一世的父母,中国古语甚至说,父母在,不远游,可是现在她已经不是远游了,而且永远地离开了,只是她也没有办法。
  慢慢地,她来到一栋别墅前,这是一栋很奇特的别墅,这栋别墅,她居然看到了所有的古典建筑元素,很有意思,这样一栋建筑,不知要耗费考古和建筑学家多少心思,才能完美融合,不过她喜欢。
  Verera悠然飘入,做鬼动作都做地如此雅致,如果有人看到,一定扼腕叹息,天道不公,不公至斯。可是我们的主人公Verera却不会想到这些,飘然入内,发现别墅里正放着一部电影,看那打扮还是古代的,屏幕上的女子背对着她,虽看不清脸,可是却有一股强烈的熟悉感在呼唤着她。
  “转身,转身,快转身!”Verera在心中呼唤,终于银幕中的古典女子似呼应般地转过身来,只是那一刻,Verera待看清时,仿佛如遭电击。
  那是一个美到极致的女子,她的身上无一不触目惊心,她的美,或妖娆,或清纯,或淡雅,或魅诱,无一可尽述,那张脸不属于人世,因为实在难以形容。她长长的紫发现在飘散开来,大有遗世独立的味道,还有她的神情是那样的幸福,那样的悲凉,这2种完全不同的感情融合在她的脸上一点都不突兀,伴随着她眼中不断掉落的紫色珍珠眼泪,实在让人震撼。
  她的腹部插着一柄匕首,那不断涌出应该是她的鲜血,可是居然也是紫色的。如此,如此,如此,已没有言语可以形容Verera心中的感觉,为什幺她觉得心好痛,银幕美人是她从没有见过的,可是为什幺还如斯熟悉,为什幺?为什幺她甚至能感觉到腹部绞痛,似乎肠断肺穿,痛到她弯腰捂腹,冷汗直流,如果鬼也有汗的话。
  可是,怎幺会,银幕不见了,紫美人不见了,房子也变了,天旋地转中,她又回到了十殿阎君处。她的心痛,腹痛亦消失了。站在她眼前的是那个冷漠俊逸的阎君,Verera几乎是第一眼就认出了,只是纳闷,人世25载,怎幺就是想不起他的模样。
  原来这是阎君殿,只是刚才她看到的又是什幺,阎君望着她,神情淡然,好像什幺都没有发生过,继续前世的风格,凉凉开口:“Verera,德裔美国人,年25,灵魂纯净,六道轮回,准,立投胎,去吧。”说罢,就把Verera往外推,可是我们的女主角还有很多问题呢。
  支吾着一脸疑惑,开口道:“我不喝孟婆汤吗,我不想带有前世记忆,阎君大人,能告诉我,我下次投去哪里,刚才看到的那个仙女是谁呀,还有我哥哥为什幺离家出走,对了,刚才的仙女,我觉得好熟悉,好悲痛,您……”
  “不要再说了,你不需要管,你在地府的一切记忆,以后也不会有,只要记得,好好做你这一世的人,去吧”阎君急急打断Verera,不容她分辨,便把她推入那无尽隧道。
  阎君殿里,只留下阎君一人,轻轻呢喃,:“倾昀,我的浅儿,原谅我……” 003 洛家嫡女

  熟悉的感觉,Verera知道,她被生了,她又一次地投胎为人了,这算是她带着记忆的第三世了,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或许阎君也只是按生死簿来勾画,到底谁是司命人,Verera不知道,但是这一世,她亦想好好地活,只是,阎君,她又不记得了,好像就是到了地府,然后投胎,一切规律又平常,只是少了一碗孟婆汤。
  Verera配合地哭了,因为被拎着实在难受。这一哭倒也有效,立刻刑满,被平着抱在怀中,耳边响起熟悉的中文;“恭喜夫人,大善,得一位千金。只是……”
  Verera觉得这中文虽然熟悉,可是这语调和文法着实奇怪,茫然睁眼,“哇,这是什幺地方,莫非,来到了古代,这雕梁画栋,无一不精美,莫不是神仙居所。”正思考着,便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Verera定定望向怀抱的主人,不由得惊叹,总是前世见惯形形色色的美人的她,亦要惊诧,这是怎样一个绝色佳人,可是这绝色佳人的神情为何如此悲苦,莫非生她太过磨人。
  不由得Verera暗自琢磨,那绝色妇人已将婴儿环于胸前,用脸颊轻蹭她,悠然悲叹,:“我儿,真苦命也,为娘怎舍得你,你让为娘如何处置?”
  “夫人,小姐生就异象,恐怕难藏,而且只怕是凶非吉。”那接生婆婆很忠心地继续言说。
  只苦了小Verera,她生就异象,难道这一世比紫芒还差,天残地缺了,上天不会对她那幺不公平吧,还有母亲要处置她,如何处置,虽说她说不舍,可是这是古代,在现代都有很残忍的事,别说视人命为草芥的古代了。不会她一出生就魂归幽冥吧,不过这样也好,不论是作为紫芒,还是Verera,她都是不喜欢做梦的,她只会选择最简单的安身立命的活法,如果无所改变,那她会选择接受。
  这时她淡淡地看向自己的母亲,真是美呀,想来纵然自己有残缺,只要能继承这位母亲7份样貌,也是无敌美人了,她正傻傻看着母亲,暗自幻想,想不到美人亦定定看向她,突然间,她笑了,再开口,声音无比坚定:“浅浅,吾儿,生汝无悔。儿是母亲心头之珠,为吾儿,纵抛却世间万千又如何。”
  “小姐,……,夫人”
  “严嬷嬷,不,严祭主,这是吾儿,酉时三刻生,你可通报整个相府,我拟其乳名,浅浅,可一并报之。另,严祭主,浅浅,乃,我巫族巫女所出之嫡女,身份尊贵,只是我不能让她在巫族长大,你出去护法,待我为吾儿掩容。”
  “不,夫人,巫女大人,严氏斗胆相问,夫人可是要行那换颜之术。”
  “然!”
  “巫女大人,不可,您刚刚生产完毕,而那换颜之术对您的伤害,您不会不知道呀!”
  “然,我知,只是,严祭主,你可知,我为何遣退众人,独留你一人伺候生产,汝可知我之用心,因为我是巫女,而你是祭主,你知其间厉害,然吾儿,确实生就异象,为巫族500年之第一人,若我不为之掩容,其害立显。严祭主,速退。”
  此时的小Verera,不,是小浅浅,一直来回看着自己的母亲,那个绝色美人,她的脸上闪烁着是坚定的光芒,和母性的光辉,而那严祭主则是满面的心疼与不忍,只是巫女有言,再加之权衡利弊,她不得已点头称诺,退出门外。
  看着严嬷嬷退出产房,沈宸霜,也就是那位绝色美人,轻轻地,柔柔地,将浅浅放在了产床上,暖暖开口,“娘的小浅浅,真乖,都不哭呢,不过待会儿别怕,娘亲,不会害你的。”说罢,在浅浅眉间落下一吻,抬头,举手,捻出手印,渐渐地,在手印处出现了白色烟雾,这一眼可看的浅浅奇极了,以前从没有见过,她本就是好学之人,如此有意思的印法,以前从未见过,历经2世,亦只接触过些正统科学的东西,今日所见,真是闻所未闻。
  浅浅睁大眼睛,看着白烟向她笼罩过来,不一会便包围了她,她努力想睁眼看清,奈何还是白白一片,无甚意思,加之婴儿体弱,她很快便昏睡过去了。
  再次睁眼,是听到一个非常好听的男性磁性的笑声,浅浅睁眼,惹得那男子又是一阵轻笑,这一笑,晃得浅浅愣住了,太过俊美的男子,和美人母亲根本就是绝配,那声音也好听。
  只听他开口对美人母亲说,:“宸霜,你们,我们的小浅浅长得多像你呀,长大以后定会如你一般,明艳多人,不过这一睁开眼睛,这眼睛倒是像我多些,这可是我凤凰遗族血脉的象征呀,你看她的长凤眼,多美呀。对了,宸霜,你为何为她取名为浅浅呀,有何深意?”
  “我的女儿,自然会像我的,长大一样倾国倾城。”沈宸霜便接过女儿,便冲丈夫撒娇道。
  惹得洛知渊轻点她额头,将她搂入怀中,说道:“你呀,真是不知羞,都是2个孩子的娘了。”
  沈宸霜可不管,接着道:“至于浅浅嘛,凡是过犹不及,我家小儿,只需浅浅淡淡,便可幸福一生。”
  听了此话,洛知渊便有深意地看了沈宸霜一眼,轻叹一声,“可惜呀,她是我凤凰遗族的嫡长女,是我洛氏长房长女,她当真能浅浅淡淡度一生吗?”。
  一旁的沈宸霜仿佛没有听到,继续呢喃:“我家小儿,定会幸福一生,因为有我这样爱她的娘亲,还有你这个当朝一品宰相,凤凰遗族现任家主的爹呀。对了,鸣长,你还没给浅浅起名呢?你预备给吾家小妹起个什幺名字呢?”
  沈宸霜的问话似乎把洛知渊(字:鸣长)拉了回来。他轻抚浅浅娇嫩小脸,宠溺道,“浅浅是我凤凰族的尊贵嫡女,是要倾世间一切阳光来呵护的雪莲花,昀为日光,便叫她倾昀吧,洛倾昀!如何,宸霜?”语罢,温柔看向已在怀中的佳人。
  沈宸霜顺从地抬头望向夫君,一脸娇羞,转眸看向女儿,“一切但凭夫君做主,妾以为倾昀很好,我家小妹就是洛氏倾昀了,小字浅浅。”
  当日,相府发喜报,凤凰遗族嫡长女洛氏诞下。帝宫中,帝闻之,赐白璧一双,贺其新生,荣宠无限。
  
   文中人名字对应表

  年龄以女主倾昀十八岁时,为时间点划分。
  以后人名陆续添加中:
  洛知渊,字:鸣长,年:41
  洛弦懿,字:智德,年:40
  洛隽卿,字:文之,年:24
  洛隽越,字:亭昕,年:22
  洛隽斌,字:容机,年:20
  洛奥曦,字:明璃,年:20
  莫颜,字:云晨,年:25
  沈迦,字:清文,年:25
  白遗扇,字:修桓,年:23
  段染尘,字:皓苍,年:24
  北宫靖,字:岚器,年:25
  圣镜缘,字:宇然,年:24
  万回影,字:玄积,年:22
  文炫,字:子睦,年:22
  赵新昱,字:伯勤,年:21
  宁久信,字:析蓦,年:23
  漩无双,字:幽篁,年:22
  蓝睦天,字:隆徽,年:24
  林御玦,字:咏嘉,年:27
  
  




001 前世如梦

  紫芒,哦,不,应该是Verera,正游荡在街上,其实唤她Verera也不对,因为今天上午,她死了。对于这些,她只有勾唇淡笑,一如前世,“真是命中注定呀!”其实早该知道自己会死,如前世的紫芒阻止不了Verera的死,Verera一样无法改变紫芒的命运,她们本就是同一个灵魂,只是现在的她该何去何从呢?
  前世她,叫紫芒,秦紫芒,中国籍,上海人。她的出生是一个意外,呵呵,别误会,她不是什幺豪门私生女,更不是什幺不幸婚姻的挽救品,只是生活忙碌的父母,原本没有打算再要一个孩子,在她的上面还有一个哥哥,她的家是一个传统的知识分子家庭,母亲和父亲在国外讲学时意外有了她,虽说意外,可是也不影响她小公主的地位。只是,万分的期待,备至的呵护依然换不来她的健康。
  从小到大,见过紫芒的人,都会叹一句,天妒红颜呀!是的,紫芒很美,完全遗传了她父母的优点,紫芒很有气质,即使病弱,依然有着少女清新而淡然的吸引力,紫芒很聪明,甚至是太聪明了,以至于让人以为,她和魔鬼做了交易,透支生命来换取智慧,当然还换取了美貌。在学校里,她不用上体育课,静静地坐在那里,那个样子,仿佛她就应该在那里,亘古不变,静谧如神女,没有人知道,紫芒内心深处的感觉,只是觉得不要去打扰她,这样的女子,看一眼,就会不忍。
  在这里,不得不提的就是紫芒的哥哥,秦灏昱。在紫芒短短20年的生命里,哥哥给予了她世间最美的一切。小的时候,她不能跑,哥哥会抱着她,长大后,她生病,休学,哥哥会把自己所学的一切讲给她听,像对待小女孩一样爱她,宠她,后来她无法旅行,只能坐在家中,哥哥会在游历完,马上回来把游记述说给她听,那个时候,她会一如往常微笑颔首,美地令人心惊。她知道,在所有人里,哥哥对于她,不是同情,不是怜悯,而是真的疼爱这个妹妹,所以,她也会帮着哥哥,爱着哥哥,虽然她的力量很有限。直到那一天……
  那一天,是哥哥的生日,也是她的生日,秦家的兄妹出生在同一天,外人不由得感慨,大概那个生辰出世的人,都是美貌与智慧的结合体吧,虽然秦家小妹体弱了些,可那秦家长子也的的确确算是人中翘楚了。
  那一天,秦灏昱25岁,秦紫芒19岁,那日,烈日当空,紫芒难得感到身体不错,想出去走走,陪在她身旁的有哥哥,还有哥哥的同学,那个学长,也如哥哥一般,会对自己嘘寒问暖,只是紫芒不是个感情强烈的人,试问一个经常卧病塌侧的人,如何会有炙热的情愫呢,紫芒虽然算个书痴,亦识情爱,只是那些离她太远,自然回答那位学长的也只有紫芒的低头浅笑了。
  扯远了,那一天,3人行,紫芒还记得,她想吃冰激凌,很小女生,也很傻的小愿望,恐怕没有人会不满足,可是正是那一个愿望,至此以后,她再也没有见过哥哥。
  哥哥去了哪里,天知道吧。有人说,走失了,可是25岁的男人,怎幺都与拐带扯不上边,有人说,死了,可是,尸体呢?有人说,这是蓄谋的离家出走,算是安慰人的话,因为至少活着,凭灏昱的才干,怎幺也会风生水起。但这同样也是伤人的话,这样的家庭,恩爱的父母,良好的家境,美丽乖顺的小妹,是什幺让他要离家出走,没人知道,只是,如果这是真的,让家人情何以堪。
  对于那一天,紫芒似做梦一般,只是那一天,恍惚间,好像见到一个很美丽的白人女孩,不过也只是恍惚。
  又一年,紫芒20岁,出落的更美丽了,只是也更沉默了,我们说过紫芒很聪明,传统的家庭教育,让她晓百家,通六艺,呵呵,当然要用到体力的,她还不行,只是,已经很不错了。四书五经,琴棋书画,凭借她过目难忘的本领,学得通透,现在的紫芒,一颦一笑,俨然一个古典美人,可惜生错了时代,现代的她可算是百无一用了。
  这一年,没有了哥哥的陪伴,更是醉心于书本,可惜她不能去考古,不然她一定会跑遍名山大川。正如外人预计的,紫芒透支生命换取了美貌与智慧,随着这一年尾声的到来,她的生命也到了终点。
  浅笑闭眼,罢了,都过去了,一切浮云。别人眼里,她备受宠爱,要什幺有什幺,可是她知道,哥哥也知道,他们的家很冷,真是冷呀,父母不是不爱自己,只是太忙了,忙到忘了去爱。所以短短20年的生命,有哥哥,已足够。
  ………………………………………………………………………………
  再次抬眸,眼前已站定两人,一黑一白,好不英俊。紫芒眨眼,莫不是幻觉,自问人生20载,没有见过这2人,难道他们来送她最后一程,刚想开口,只听白衣美男淡淡一句,:“随我们走吧。”紫芒便无从拒绝地向他们飘去,这一下她明白了,原来现在的鬼差也如斯俊美,与书上写的不同哦,倒是西方着作里描写的更贴切些。
  恍惚间,她已被拘到了十殿阎君处,这个好像也与记忆里的流程不一样哦,看来书上的东西不可尽信乎。想毕,她淡淡勾唇,美地惊人。阎君望着紫芒,眼中闪动光辉,平复良久,轻轻开口:“秦紫芒,年20,灵魂纯净,六道轮回,准,立投胎,去吧。”
  在紫芒还没有回过神的时候,她已坠入了无尽的隧道,那是时空隧道,时间与空间的隧道,超出了一切科学的解释,紫芒不知道不知道自己晕了多久,只晓得再睁眼,是因为挨了重重的一下,她的哭声把自己给吓惨了,这是这一世,她的今世。
  今世她是一个德裔的美国人,叫Verera,父母都是德国人,而且都是各自医学领域的翘楚,小小的Verera,继承了父母良好的医学天赋,是众人心目中的神童。
  其实按Verera来讲,她只是比别人聪明了些而已,而且混合前世的记忆,她显得极聪慧。揽镜自照,Verera自己也不得不感慨,这一世老天待她不薄,出生在冯.克依曼教授的家庭,家学渊源,又是古老的贵族家庭。
  她从小就受到了很好的系统教育,西方艺术,绘画,哲学,音乐,还有舞蹈,这个她前世无法触及的领域,现在她都能随意表现,只因今生她还拥有了傲人的身体资本,现在的她身体很好,充满活力的少女身体,让人艳羡。Verera自认为自己是个薄情的人,这一世她只想作为Verera好好地活着,前世种种譬如前世死,她不会着相于紫芒的生活,因为如果真要执着,紫芒是否也要去追寻紫芒的前世了。
  凡此种种,她不想过多地想,她只想活好这一世。只是,真的会没有影响吗?拥有了前世记忆,使得她小小年纪便聪慧至极,还有那颔首浅笑的神情,使得Verera这个西方美人身上蒙上了东方静谧的朦胧色彩。但看镜中美人,白肤棕发,碧绿的眼珠,灵动活现,美地令人侧目。
  Verera是冯.克依曼教授的独生女,冯.克依曼教授主攻毒理学,他的妻子燕妮.冯.克依曼主攻心脏外科。而他们的独生爱女,小怪胎则小小年纪就能贯通他们所学,亦是闻名于整个业界。
  令人骄傲的是,Verera除了对医学,对于艺术,历史的研究亦是炉火纯青,只是这样的Verera,这样极致的优秀,却对男女情爱兴致缺缺,若说她寡情,可是她对父母确是极度依赖,极其孝顺,一点也不像传说中的独立天才。
  而现在对于冯.克依曼教授夫妇俩是难熬的,因为爱女远在中国游学,刚听说她要去中国学习中医的时候,他们不是没有担心过,只是女儿已经长大,她早已可以选择自己的人生了。
  再说Verera,其实从她出世的那一刻,她不是没有疑惑的,只是生性淡漠的她既然已生为Verera,她选择了忽视。
  她知道她的前世叫紫芒,是个传统家庭的中国女孩,紫芒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她的左臂有一颗炫紫色的胎记,圆圆的,很漂亮。父母觉得这像一个紫色的太阳,所以给她取名叫紫芒,可是不知道是不是造化使然,这一世的Verera左臂同样的位置居然有一个同样的炫紫胎记,这是巧合?还是命运的安排呢?
  还有紫芒出生于**年,而Verera出生于**年,居然比紫芒还提前了六年,难道投胎不是顺着时间轴吗,难道真的人生如戏,可以随意地从后面先拍摄,然后再剪接。另外,就是十殿阎君和鬼差,她自诩记忆惊人,可是这些年,她如论如何也想不起他们的脸,勾唇笑笑,这些又何须她来在意。她只想过好这一生。
  这是她在中国的第3年,中医学的很有趣,这一年,Verera她25岁了,她比紫芒大6岁,和灏昱童年,越到这时候,那强烈的前世影响越加困然着她,哥哥在前世那20年的生命里,如朝阳一般照耀着她,她真的无法忽视哥哥的失踪,她很想最后看一眼哥哥,哪怕不去改变他的命运,哪怕只是看看,她也想知道真正的原因,哥哥真正失踪的原因,如果命运使然,她纵然无法改变,也要想办法让结局好一些。
  于是在那一天,紫芒与灏昱共同的生日的那一天,Verera来到了上海,来到了那个街道,一路上不知道多少人对Verera行注目礼,毕竟如此美貌的西方美人并不多见,她的美貌超出许多明星良多,只是Verera对此是不注意的,她只想尽快见到灏昱,见到紫芒。
  终于,在X街道的结尾,她看到了一个面色惨然的美人,纵然惨然,亦难掩姿容,Verera心中不尽想,原来前世的自己真的算个美人呢,只是太弱了,风一吹就到,哪比得今生,我欲,我行,好不自在。
  正发愣处,灏昱已对紫芒宠溺地笑笑,往街尾处踏去。Verera不由得跟上,发现灏昱并没有去买冰激凌,反而隐于街尾转角,神色痛苦地望着紫芒,就这样望着,望着,仿佛,一眨眼风会吹走伊人。
  Verera迷惑了,这算什幺,难道哥哥没有消失,难道这不是她的前世故事,还是她没有弄懂什幺。冲动从来不是Verera的作风,可是今天的她,却不知道怎幺了,立马冲到了灏昱的面前,讷讷开口:“秦先生,您是不是想离家出走,如果不想,希望您马上回去,因为可能有人对您不利。”
  灏昱凉凉回眸,亦是一惊,因为听声音,她绝对是个地道中国人,可是不曾想,居然是个棕发碧眼的白人,还有她的样子很美。灏昱微微低头,再抬首,眼中没了痛苦,淡然说道:“我不能回去,我如何能够回去,再回去,我怕我自己会不受控制,再明白了以后,我拿什幺心曲面对她。”语罢,灏昱头也不回地大踏步逃离了现场,留下了一脸莫名的Verera。
  他是什幺意思,什幺叫难以面对,难道真的是哥哥,要走,是离家出走吗,如果是这样,我又能做什幺,人都有做自己的决定的权利不是吗,可是,紫芒,好想让紫芒知道,因为如果紫芒知道,她也不会阻止的,她就这样一个人,为何要不告而别呢?哥哥?
  就在Verera愣神思考之际,早已不见了灏昱的踪影。
  当下,Verera决定,她要告诉紫芒,见与不见灏昱,都由前世的她来决定。而此时的Verera完全忘记了她只是想来看看,不想改变什幺的初衷,急急地向紫芒奔去。
  只是,人一旦有了妄想,上天是不会饶恕的,这时候,我们天才到鬼神共愤的Verera完全没有看到向她驶来的卡车。
  而后,在她倒地的时候,她看到美丽的紫芒终于看向了她一眼,那一眼的惊诧是对将死人的怜悯,而后,在她意识还没有消散的时候,紫芒便已昏倒在学长的怀中了。
  
  


002 魂魄无依

  魂魄无所归,Verera无力地笑笑,早该想到呀,前世的紫芒曾在记忆里有一个美丽的白人女孩的影子,那个影子就是她,而且是倒在车轮下的她,现在终于想起来了。只是已经晚了,这一世,她投胎为西方人,是不是鬼差不来拘她了,她已经飘荡了很久,只是她完全忽略了,现在是白天,她一个孤魂野鬼如何可以游荡那幺久。
  Verera此时有些后悔了,为了紫芒,她赔上了自己的生命,她突然觉得很对不起自己这一世的父母,中国古语甚至说,父母在,不远游,可是现在她已经不是远游了,而且永远地离开了,只是她也没有办法。
  慢慢地,她来到一栋别墅前,这是一栋很奇特的别墅,这栋别墅,她居然看到了所有的古典建筑元素,很有意思,这样一栋建筑,不知要耗费考古和建筑学家多少心思,才能完美融合,不过她喜欢。
  Verera悠然飘入,做鬼动作都做地如此雅致,如果有人看到,一定扼腕叹息,天道不公,不公至斯。可是我们的主人公Verera却不会想到这些,飘然入内,发现别墅里正放着一部电影,看那打扮还是古代的,屏幕上的女子背对着她,虽看不清脸,可是却有一股强烈的熟悉感在呼唤着她。
  “转身,转身,快转身!”Verera在心中呼唤,终于银幕中的古典女子似呼应般地转过身来,只是那一刻,Verera待看清时,仿佛如遭电击。
  那是一个美到极致的女子,她的身上无一不触目惊心,她的美,或妖娆,或清纯,或淡雅,或魅诱,无一可尽述,那张脸不属于人世,因为实在难以形容。她长长的紫发现在飘散开来,大有遗世独立的味道,还有她的神情是那样的幸福,那样的悲凉,这2种完全不同的感情融合在她的脸上一点都不突兀,伴随着她眼中不断掉落的紫色珍珠眼泪,实在让人震撼。
  她的腹部插着一柄匕首,那不断涌出应该是她的鲜血,可是居然也是紫色的。如此,如此,如此,已没有言语可以形容Verera心中的感觉,为什幺她觉得心好痛,银幕美人是她从没有见过的,可是为什幺还如斯熟悉,为什幺?为什幺她甚至能感觉到腹部绞痛,似乎肠断肺穿,痛到她弯腰捂腹,冷汗直流,如果鬼也有汗的话。
  可是,怎幺会,银幕不见了,紫美人不见了,房子也变了,天旋地转中,她又回到了十殿阎君处。她的心痛,腹痛亦消失了。站在她眼前的是那个冷漠俊逸的阎君,Verera几乎是第一眼就认出了,只是纳闷,人世25载,怎幺就是想不起他的模样。
  原来这是阎君殿,只是刚才她看到的又是什幺,阎君望着她,神情淡然,好像什幺都没有发生过,继续前世的风格,凉凉开口:“Verera,德裔美国人,年25,灵魂纯净,六道轮回,准,立投胎,去吧。”说罢,就把Verera往外推,可是我们的女主角还有很多问题呢。
  支吾着一脸疑惑,开口道:“我不喝孟婆汤吗,我不想带有前世记忆,阎君大人,能告诉我,我下次投去哪里,刚才看到的那个仙女是谁呀,还有我哥哥为什幺离家出走,对了,刚才的仙女,我觉得好熟悉,好悲痛,您……”
  “不要再说了,你不需要管,你在地府的一切记忆,以后也不会有,只要记得,好好做你这一世的人,去吧”阎君急急打断Verera,不容她分辨,便把她推入那无尽隧道。
  阎君殿里,只留下阎君一人,轻轻呢喃,:“倾昀,我的浅儿,原谅我……” 003 洛家嫡女

  熟悉的感觉,Verera知道,她被生了,她又一次地投胎为人了,这算是她带着记忆的第三世了,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或许阎君也只是按生死簿来勾画,到底谁是司命人,Verera不知道,但是这一世,她亦想好好地活,只是,阎君,她又不记得了,好像就是到了地府,然后投胎,一切规律又平常,只是少了一碗孟婆汤。
  Verera配合地哭了,因为被拎着实在难受。这一哭倒也有效,立刻刑满,被平着抱在怀中,耳边响起熟悉的中文;“恭喜夫人,大善,得一位千金。只是……”
  Verera觉得这中文虽然熟悉,可是这语调和文法着实奇怪,茫然睁眼,“哇,这是什幺地方,莫非,来到了古代,这雕梁画栋,无一不精美,莫不是神仙居所。”正思考着,便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Verera定定望向怀抱的主人,不由得惊叹,总是前世见惯形形色色的美人的她,亦要惊诧,这是怎样一个绝色佳人,可是这绝色佳人的神情为何如此悲苦,莫非生她太过磨人。
  不由得Verera暗自琢磨,那绝色妇人已将婴儿环于胸前,用脸颊轻蹭她,悠然悲叹,:“我儿,真苦命也,为娘怎舍得你,你让为娘如何处置?”
  “夫人,小姐生就异象,恐怕难藏,而且只怕是凶非吉。”那接生婆婆很忠心地继续言说。
  只苦了小Verera,她生就异象,难道这一世比紫芒还差,天残地缺了,上天不会对她那幺不公平吧,还有母亲要处置她,如何处置,虽说她说不舍,可是这是古代,在现代都有很残忍的事,别说视人命为草芥的古代了。不会她一出生就魂归幽冥吧,不过这样也好,不论是作为紫芒,还是Verera,她都是不喜欢做梦的,她只会选择最简单的安身立命的活法,如果无所改变,那她会选择接受。
  这时她淡淡地看向自己的母亲,真是美呀,想来纵然自己有残缺,只要能继承这位母亲7份样貌,也是无敌美人了,她正傻傻看着母亲,暗自幻想,想不到美人亦定定看向她,突然间,她笑了,再开口,声音无比坚定:“浅浅,吾儿,生汝无悔。儿是母亲心头之珠,为吾儿,纵抛却世间万千又如何。”
  “小姐,……,夫人”
  “严嬷嬷,不,严祭主,这是吾儿,酉时三刻生,你可通报整个相府,我拟其乳名,浅浅,可一并报之。另,严祭主,浅浅,乃,我巫族巫女所出之嫡女,身份尊贵,只是我不能让她在巫族长大,你出去护法,待我为吾儿掩容。”
  “不,夫人,巫女大人,严氏斗胆相问,夫人可是要行那换颜之术。”
  “然!”
  “巫女大人,不可,您刚刚生产完毕,而那换颜之术对您的伤害,您不会不知道呀!”
  “然,我知,只是,严祭主,你可知,我为何遣退众人,独留你一人伺候生产,汝可知我之用心,因为我是巫女,而你是祭主,你知其间厉害,然吾儿,确实生就异象,为巫族500年之第一人,若我不为之掩容,其害立显。严祭主,速退。”
  此时的小Verera,不,是小浅浅,一直来回看着自己的母亲,那个绝色美人,她的脸上闪烁着是坚定的光芒,和母性的光辉,而那严祭主则是满面的心疼与不忍,只是巫女有言,再加之权衡利弊,她不得已点头称诺,退出门外。
  看着严嬷嬷退出产房,沈宸霜,也就是那位绝色美人,轻轻地,柔柔地,将浅浅放在了产床上,暖暖开口,“娘的小浅浅,真乖,都不哭呢,不过待会儿别怕,娘亲,不会害你的。”说罢,在浅浅眉间落下一吻,抬头,举手,捻出手印,渐渐地,在手印处出现了白色烟雾,这一眼可看的浅浅奇极了,以前从没有见过,她本就是好学之人,如此有意思的印法,以前从未见过,历经2世,亦只接触过些正统科学的东西,今日所见,真是闻所未闻。
  浅浅睁大眼睛,看着白烟向她笼罩过来,不一会便包围了她,她努力想睁眼看清,奈何还是白白一片,无甚意思,加之婴儿体弱,她很快便昏睡过去了。
  再次睁眼,是听到一个非常好听的男性磁性的笑声,浅浅睁眼,惹得那男子又是一阵轻笑,这一笑,晃得浅浅愣住了,太过俊美的男子,和美人母亲根本就是绝配,那声音也好听。
  只听他开口对美人母亲说,:“宸霜,你们,我们的小浅浅长得多像你呀,长大以后定会如你一般,明艳多人,不过这一睁开眼睛,这眼睛倒是像我多些,这可是我凤凰遗族血脉的象征呀,你看她的长凤眼,多美呀。对了,宸霜,你为何为她取名为浅浅呀,有何深意?”
  “我的女儿,自然会像我的,长大一样倾国倾城。”沈宸霜便接过女儿,便冲丈夫撒娇道。
  惹得洛知渊轻点她额头,将她搂入怀中,说道:“你呀,真是不知羞,都是2个孩子的娘了。”
  沈宸霜可不管,接着道:“至于浅浅嘛,凡是过犹不及,我家小儿,只需浅浅淡淡,便可幸福一生。”
  听了此话,洛知渊便有深意地看了沈宸霜一眼,轻叹一声,“可惜呀,她是我凤凰遗族的嫡长女,是我洛氏长房长女,她当真能浅浅淡淡度一生吗?”。
  一旁的沈宸霜仿佛没有听到,继续呢喃:“我家小儿,定会幸福一生,因为有我这样爱她的娘亲,还有你这个当朝一品宰相,凤凰遗族现任家主的爹呀。对了,鸣长,你还没给浅浅起名呢?你预备给吾家小妹起个什幺名字呢?”
  沈宸霜的问话似乎把洛知渊(字:鸣长)拉了回来。他轻抚浅浅娇嫩小脸,宠溺道,“浅浅是我凤凰族的尊贵嫡女,是要倾世间一切阳光来呵护的雪莲花,昀为日光,便叫她倾昀吧,洛倾昀!如何,宸霜?”语罢,温柔看向已在怀中的佳人。
  沈宸霜顺从地抬头望向夫君,一脸娇羞,转眸看向女儿,“一切但凭夫君做主,妾以为倾昀很好,我家小妹就是洛氏倾昀了,小字浅浅。”
  当日,相府发喜报,凤凰遗族嫡长女洛氏诞下。帝宫中,帝闻之,赐白璧一双,贺其新生,荣宠无限。
  
   文中人名字对应表

  年龄以女主倾昀十八岁时,为时间点划分。
  以后人名陆续添加中:
  洛知渊,字:鸣长,年:41
  洛弦懿,字:智德,年:40
  洛隽卿,字:文之,年:24
  洛隽越,字:亭昕,年:22
  洛隽斌,字:容机,年:20
  洛奥曦,字:明璃,年:20
  莫颜,字:云晨,年:25
  沈迦,字:清文,年:25
  白遗扇,字:修桓,年:23
  段染尘,字:皓苍,年:24
  北宫靖,字:岚器,年:25
  圣镜缘,字:宇然,年:24
  万回影,字:玄积,年:22
  文炫,字:子睦,年:22
  赵新昱,字:伯勤,年:21
  宁久信,字:析蓦,年:23
  漩无双,字:幽篁,年:22
  蓝睦天,字:隆徽,年:24
  林御玦,字:咏嘉,年:27
  
  




001 前世如梦

  紫芒,哦,不,应该是Verera,正游荡在街上,其实唤她Verera也不对,因为今天上午,她死了。对于这些,她只有勾唇淡笑,一如前世,“真是命中注定呀!”其实早该知道自己会死,如前世的紫芒阻止不了Verera的死,Verera一样无法改变紫芒的命运,她们本就是同一个灵魂,只是现在的她该何去何从呢?
  前世她,叫紫芒,秦紫芒,中国籍,上海人。她的出生是一个意外,呵呵,别误会,她不是什幺豪门私生女,更不是什幺不幸婚姻的挽救品,只是生活忙碌的父母,原本没有打算再要一个孩子,在她的上面还有一个哥哥,她的家是一个传统的知识分子家庭,母亲和父亲在国外讲学时意外有了她,虽说意外,可是也不影响她小公主的地位。只是,万分的期待,备至的呵护依然换不来她的健康。
  从小到大,见过紫芒的人,都会叹一句,天妒红颜呀!是的,紫芒很美,完全遗传了她父母的优点,紫芒很有气质,即使病弱,依然有着少女清新而淡然的吸引力,紫芒很聪明,甚至是太聪明了,以至于让人以为,她和魔鬼做了交易,透支生命来换取智慧,当然还换取了美貌。在学校里,她不用上体育课,静静地坐在那里,那个样子,仿佛她就应该在那里,亘古不变,静谧如神女,没有人知道,紫芒内心深处的感觉,只是觉得不要去打扰她,这样的女子,看一眼,就会不忍。
  在这里,不得不提的就是紫芒的哥哥,秦灏昱。在紫芒短短20年的生命里,哥哥给予了她世间最美的一切。小的时候,她不能跑,哥哥会抱着她,长大后,她生病,休学,哥哥会把自己所学的一切讲给她听,像对待小女孩一样爱她,宠她,后来她无法旅行,只能坐在家中,哥哥会在游历完,马上回来把游记述说给她听,那个时候,她会一如往常微笑颔首,美地令人心惊。她知道,在所有人里,哥哥对于她,不是同情,不是怜悯,而是真的疼爱这个妹妹,所以,她也会帮着哥哥,爱着哥哥,虽然她的力量很有限。直到那一天……
  那一天,是哥哥的生日,也是她的生日,秦家的兄妹出生在同一天,外人不由得感慨,大概那个生辰出世的人,都是美貌与智慧的结合体吧,虽然秦家小妹体弱了些,可那秦家长子也的的确确算是人中翘楚了。
  那一天,秦灏昱25岁,秦紫芒19岁,那日,烈日当空,紫芒难得感到身体不错,想出去走走,陪在她身旁的有哥哥,还有哥哥的同学,那个学长,也如哥哥一般,会对自己嘘寒问暖,只是紫芒不是个感情强烈的人,试问一个经常卧病塌侧的人,如何会有炙热的情愫呢,紫芒虽然算个书痴,亦识情爱,只是那些离她太远,自然回答那位学长的也只有紫芒的低头浅笑了。
  扯远了,那一天,3人行,紫芒还记得,她想吃冰激凌,很小女生,也很傻的小愿望,恐怕没有人会不满足,可是正是那一个愿望,至此以后,她再也没有见过哥哥。
  哥哥去了哪里,天知道吧。有人说,走失了,可是25岁的男人,怎幺都与拐带扯不上边,有人说,死了,可是,尸体呢?有人说,这是蓄谋的离家出走,算是安慰人的话,因为至少活着,凭灏昱的才干,怎幺也会风生水起。但这同样也是伤人的话,这样的家庭,恩爱的父母,良好的家境,美丽乖顺的小妹,是什幺让他要离家出走,没人知道,只是,如果这是真的,让家人情何以堪。
  对于那一天,紫芒似做梦一般,只是那一天,恍惚间,好像见到一个很美丽的白人女孩,不过也只是恍惚。
  又一年,紫芒20岁,出落的更美丽了,只是也更沉默了,我们说过紫芒很聪明,传统的家庭教育,让她晓百家,通六艺,呵呵,当然要用到体力的,她还不行,只是,已经很不错了。四书五经,琴棋书画,凭借她过目难忘的本领,学得通透,现在的紫芒,一颦一笑,俨然一个古典美人,可惜生错了时代,现代的她可算是百无一用了。
  这一年,没有了哥哥的陪伴,更是醉心于书本,可惜她不能去考古,不然她一定会跑遍名山大川。正如外人预计的,紫芒透支生命换取了美貌与智慧,随着这一年尾声的到来,她的生命也到了终点。
  浅笑闭眼,罢了,都过去了,一切浮云。别人眼里,她备受宠爱,要什幺有什幺,可是她知道,哥哥也知道,他们的家很冷,真是冷呀,父母不是不爱自己,只是太忙了,忙到忘了去爱。所以短短20年的生命,有哥哥,已足够。
  ………………………………………………………………………………
  再次抬眸,眼前已站定两人,一黑一白,好不英俊。紫芒眨眼,莫不是幻觉,自问人生20载,没有见过这2人,难道他们来送她最后一程,刚想开口,只听白衣美男淡淡一句,:“随我们走吧。”紫芒便无从拒绝地向他们飘去,这一下她明白了,原来现在的鬼差也如斯俊美,与书上写的不同哦,倒是西方着作里描写的更贴切些。
  恍惚间,她已被拘到了十殿阎君处,这个好像也与记忆里的流程不一样哦,看来书上的东西不可尽信乎。想毕,她淡淡勾唇,美地惊人。阎君望着紫芒,眼中闪动光辉,平复良久,轻轻开口:“秦紫芒,年20,灵魂纯净,六道轮回,准,立投胎,去吧。”
  在紫芒还没有回过神的时候,她已坠入了无尽的隧道,那是时空隧道,时间与空间的隧道,超出了一切科学的解释,紫芒不知道不知道自己晕了多久,只晓得再睁眼,是因为挨了重重的一下,她的哭声把自己给吓惨了,这是这一世,她的今世。
  今世她是一个德裔的美国人,叫Verera,父母都是德国人,而且都是各自医学领域的翘楚,小小的Verera,继承了父母良好的医学天赋,是众人心目中的神童。
  其实按Verera来讲,她只是比别人聪明了些而已,而且混合前世的记忆,她显得极聪慧。揽镜自照,Verera自己也不得不感慨,这一世老天待她不薄,出生在冯.克依曼教授的家庭,家学渊源,又是古老的贵族家庭。
  她从小就受到了很好的系统教育,西方艺术,绘画,哲学,音乐,还有舞蹈,这个她前世无法触及的领域,现在她都能随意表现,只因今生她还拥有了傲人的身体资本,现在的她身体很好,充满活力的少女身体,让人艳羡。Verera自认为自己是个薄情的人,这一世她只想作为Verera好好地活着,前世种种譬如前世死,她不会着相于紫芒的生活,因为如果真要执着,紫芒是否也要去追寻紫芒的前世了。
  凡此种种,她不想过多地想,她只想活好这一世。只是,真的会没有影响吗?拥有了前世记忆,使得她小小年纪便聪慧至极,还有那颔首浅笑的神情,使得Verera这个西方美人身上蒙上了东方静谧的朦胧色彩。但看镜中美人,白肤棕发,碧绿的眼珠,灵动活现,美地令人侧目。
  Verera是冯.克依曼教授的独生女,冯.克依曼教授主攻毒理学,他的妻子燕妮.冯.克依曼主攻心脏外科。而他们的独生爱女,小怪胎则小小年纪就能贯通他们所学,亦是闻名于整个业界。
  令人骄傲的是,Verera除了对医学,对于艺术,历史的研究亦是炉火纯青,只是这样的Verera,这样极致的优秀,却对男女情爱兴致缺缺,若说她寡情,可是她对父母确是极度依赖,极其孝顺,一点也不像传说中的独立天才。
  而现在对于冯.克依曼教授夫妇俩是难熬的,因为爱女远在中国游学,刚听说她要去中国学习中医的时候,他们不是没有担心过,只是女儿已经长大,她早已可以选择自己的人生了。
  再说Verera,其实从她出世的那一刻,她不是没有疑惑的,只是生性淡漠的她既然已生为Verera,她选择了忽视。
  她知道她的前世叫紫芒,是个传统家庭的中国女孩,紫芒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她的左臂有一颗炫紫色的胎记,圆圆的,很漂亮。父母觉得这像一个紫色的太阳,所以给她取名叫紫芒,可是不知道是不是造化使然,这一世的Verera左臂同样的位置居然有一个同样的炫紫胎记,这是巧合?还是命运的安排呢?
  还有紫芒出生于**年,而Verera出生于**年,居然比紫芒还提前了六年,难道投胎不是顺着时间轴吗,难道真的人生如戏,可以随意地从后面先拍摄,然后再剪接。另外,就是十殿阎君和鬼差,她自诩记忆惊人,可是这些年,她如论如何也想不起他们的脸,勾唇笑笑,这些又何须她来在意。她只想过好这一生。
  这是她在中国的第3年,中医学的很有趣,这一年,Verera她25岁了,她比紫芒大6岁,和灏昱童年,越到这时候,那强烈的前世影响越加困然着她,哥哥在前世那20年的生命里,如朝阳一般照耀着她,她真的无法忽视哥哥的失踪,她很想最后看一眼哥哥,哪怕不去改变他的命运,哪怕只是看看,她也想知道真正的原因,哥哥真正失踪的原因,如果命运使然,她纵然无法改变,也要想办法让结局好一些。
  于是在那一天,紫芒与灏昱共同的生日的那一天,Verera来到了上海,来到了那个街道,一路上不知道多少人对Verera行注目礼,毕竟如此美貌的西方美人并不多见,她的美貌超出许多明星良多,只是Verera对此是不注意的,她只想尽快见到灏昱,见到紫芒。
  终于,在X街道的结尾,她看到了一个面色惨然的美人,纵然惨然,亦难掩姿容,Verera心中不尽想,原来前世的自己真的算个美人呢,只是太弱了,风一吹就到,哪比得今生,我欲,我行,好不自在。
  正发愣处,灏昱已对紫芒宠溺地笑笑,往街尾处踏去。Verera不由得跟上,发现灏昱并没有去买冰激凌,反而隐于街尾转角,神色痛苦地望着紫芒,就这样望着,望着,仿佛,一眨眼风会吹走伊人。
  Verera迷惑了,这算什幺,难道哥哥没有消失,难道这不是她的前世故事,还是她没有弄懂什幺。冲动从来不是Verera的作风,可是今天的她,却不知道怎幺了,立马冲到了灏昱的面前,讷讷开口:“秦先生,您是不是想离家出走,如果不想,希望您马上回去,因为可能有人对您不利。”
  灏昱凉凉回眸,亦是一惊,因为听声音,她绝对是个地道中国人,可是不曾想,居然是个棕发碧眼的白人,还有她的样子很美。灏昱微微低头,再抬首,眼中没了痛苦,淡然说道:“我不能回去,我如何能够回去,再回去,我怕我自己会不受控制,再明白了以后,我拿什幺心曲面对她。”语罢,灏昱头也不回地大踏步逃离了现场,留下了一脸莫名的Verera。
  他是什幺意思,什幺叫难以面对,难道真的是哥哥,要走,是离家出走吗,如果是这样,我又能做什幺,人都有做自己的决定的权利不是吗,可是,紫芒,好想让紫芒知道,因为如果紫芒知道,她也不会阻止的,她就这样一个人,为何要不告而别呢?哥哥?
  就在Verera愣神思考之际,早已不见了灏昱的踪影。
  当下,Verera决定,她要告诉紫芒,见与不见灏昱,都由前世的她来决定。而此时的Verera完全忘记了她只是想来看看,不想改变什幺的初衷,急急地向紫芒奔去。
  只是,人一旦有了妄想,上天是不会饶恕的,这时候,我们天才到鬼神共愤的Verera完全没有看到向她驶来的卡车。
  而后,在她倒地的时候,她看到美丽的紫芒终于看向了她一眼,那一眼的惊诧是对将死人的怜悯,而后,在她意识还没有消散的时候,紫芒便已昏倒在学长的怀中了。
  
  


002 魂魄无依

  魂魄无所归,Verera无力地笑笑,早该想到呀,前世的紫芒曾在记忆里有一个美丽的白人女孩的影子,那个影子就是她,而且是倒在车轮下的她,现在终于想起来了。只是已经晚了,这一世,她投胎为西方人,是不是鬼差不来拘她了,她已经飘荡了很久,只是她完全忽略了,现在是白天,她一个孤魂野鬼如何可以游荡那幺久。
  Verera此时有些后悔了,为了紫芒,她赔上了自己的生命,她突然觉得很对不起自己这一世的父母,中国古语甚至说,父母在,不远游,可是现在她已经不是远游了,而且永远地离开了,只是她也没有办法。
  慢慢地,她来到一栋别墅前,这是一栋很奇特的别墅,这栋别墅,她居然看到了所有的古典建筑元素,很有意思,这样一栋建筑,不知要耗费考古和建筑学家多少心思,才能完美融合,不过她喜欢。
  Verera悠然飘入,做鬼动作都做地如此雅致,如果有人看到,一定扼腕叹息,天道不公,不公至斯。可是我们的主人公Verera却不会想到这些,飘然入内,发现别墅里正放着一部电影,看那打扮还是古代的,屏幕上的女子背对着她,虽看不清脸,可是却有一股强烈的熟悉感在呼唤着她。
  “转身,转身,快转身!”Verera在心中呼唤,终于银幕中的古典女子似呼应般地转过身来,只是那一刻,Verera待看清时,仿佛如遭电击。
  那是一个美到极致的女子,她的身上无一不触目惊心,她的美,或妖娆,或清纯,或淡雅,或魅诱,无一可尽述,那张脸不属于人世,因为实在难以形容。她长长的紫发现在飘散开来,大有遗世独立的味道,还有她的神情是那样的幸福,那样的悲凉,这2种完全不同的感情融合在她的脸上一点都不突兀,伴随着她眼中不断掉落的紫色珍珠眼泪,实在让人震撼。
  她的腹部插着一柄匕首,那不断涌出应该是她的鲜血,可是居然也是紫色的。如此,如此,如此,已没有言语可以形容Verera心中的感觉,为什幺她觉得心好痛,银幕美人是她从没有见过的,可是为什幺还如斯熟悉,为什幺?为什幺她甚至能感觉到腹部绞痛,似乎肠断肺穿,痛到她弯腰捂腹,冷汗直流,如果鬼也有汗的话。
  可是,怎幺会,银幕不见了,紫美人不见了,房子也变了,天旋地转中,她又回到了十殿阎君处。她的心痛,腹痛亦消失了。站在她眼前的是那个冷漠俊逸的阎君,Verera几乎是第一眼就认出了,只是纳闷,人世25载,怎幺就是

全球非著名的情色网站,深爱激情网,每天更新(无毒):www.shenaix2.com